第八章 白莲花一出场,还有兔子什么事

第八章 白莲花一出场,还有兔子什么事

  无味怕他情绪过激,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以前也好,现在也罢,他从未见过江子初这么在乎一个人过。

  他本是京城大户江家的公子,家族没落后,他母亲改嫁,父亲整日的花天酒地。无味自小就跟着他,见他受尽了白眼也从未哭过一声。这个人永远都微笑着,好像根本就不会痛。

  他用满身惊绝的才华步步为营才走到了今天,他受过的罪,有过的野心,男儿心中的锦绣河山。他这一生,本该前途明亮。可是为了救他心爱的姑娘,他甘愿失去那机敏过人的双眼。沦为一介废人,终日在这宅院里玩弄花草。

  无味说不清他这样是对还是错,只求上天垂怜,让他这双眼睛有一天可以恢复如初。

  东方知晓想了很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她再醒来时,月亮已经悄悄爬上枝头了。院子里还是那样寂静安逸,药草的香气让她的心神渐渐安定了下来。

  东方知晓在心里宽慰了一下自己,既然她已经是只兔子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吧。想再多也是毫无意义的,毕竟没有人会相信一只兔子也会像人类一样思考那么多……

  第二天一早,她继续在笼子里面蹦高高。无味打着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贴心的来给她换了一点水喝。东方知晓表示很感动,虽然来到了这里之后,她一直都被江子初给忽略掉,但是不得不承认无味对她还是很细心照料的。如果要是一直过这种生活,其实也还是挺好的。

  东方知晓正对自己的生活表示满意时,门外突然传来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无味满脸不情愿的嘟囔著:「谁啊,这一大清早的。」

  吱呀一声,门缓缓的打开,露出了一张如花似玉的美人脸。

  无味有些惊讶道:「表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江诗舞白皙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落落大方的笑容:「好久都不来看表哥了,我心里记挂的不行。所以就从家里连夜的赶了过来,对了,我还亲手做了表哥爱吃的糯米糕。」

  东方知晓微眯著兔子眼,看见那张貌美如花的脸没由来的一阵厌恶。但是她却记不太清这个美人是何人,不过依她前世仅有的经验来判断,这个美人一定是个白!莲!花!

  笑的那么虚伪,一看就是个表里不一的姑娘。东方知晓心里暗自评判著,并且还给江诗舞打上了个危险的标签。她敢确定,这个美人前世跟她一定有渊源!

  江子初闻声从屋里走了出来,有些惊讶道:「诗舞,你怎么来了?」

  江诗舞满脸激动的朝他跑了过去,欢喜的喊道:「表哥,小舞可想死你了。」

  江子初笑得一如往常一样温和,似乎并没有多欢喜。只是客气疏离道:「我身份如今多有不便,没事的话就别来宗里了。」

  江诗舞深情款款的用一双玉眼凝望着他,语气充满著哀伤:「表哥,你这又是何必?就算你失去了这双眼睛,诗舞的心意此生也决不会有半分动摇的。」

  东方知晓悄悄给了她一个万分鄙视的眼神,敢情这一大早上的,这姑娘是来表白的啊!

  东方知晓又看了看江子初,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接着她不由得在心里将自己和江诗舞做了个对比,然后她就更难过了。这白莲花一出场,还有她兔子什么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白莲花一出场,还有兔子什么事

20%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