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第十二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眼看着两个人要打起来,江子初披上外袍,从屋里走了出来。

  「无味,不得对三长老无理。」

  他站在那里,曾经冷凝如芷的脸庞上多了几分颓废。每到夜半十分,他都会内伤发作,胸口疼痛不已。可即使这样,七年如一日,他也从未与人说过。是折磨自己亦或是在赎罪,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师傅,夜里凉,你怎么出来了?」

  无味见江子初面色惨白,赶忙跑过去搀扶,却被江子初推开了。

  「三长老这么晚前来,是有什么要事吗?」

  三长老冷哼了一声,直接道明了来意,「与江家联姻的事情,不知道宗主考虑的怎么样了。」

  自从去年开始,江家就曾主动提出过联姻的事情,就连七皇子都亲自上门来劝说江子初。可是这人无论如何也不听,整日就在山上摆弄一些花花草草的,只要想一想,他就是一肚子气!

  「这件事情不必再提了。」

  江子初声音冷了下来。宗门里的一些长老对他步步紧逼,显然是已经不把他这个宗主放在眼里了。既然如此的话,这宗主之位不做也罢。

  「恕老夫直言,这宗主的位置你不如早日让出来,省得以后自取其辱!」

  无味攥紧的拳头,听不得他这样侮辱江子初,当即就怒了。

  「三长老,你也未免太放肆了!我师傅执掌宗门多年,为宗门立下的功劳无数,如今你们这般……简直是欺人太甚!」

  要不是因为师傅的眼睛看不见了,他也不敢在这里撒野。该死的,宗门里的这些蛀虫他早晚有一天会替师傅清理干净的!

  「哼,立下再多的功又有何用?当初要不是他,魔教早就被我们一举歼灭了!你同那东方知晓是何关系别以为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你答应联姻便罢了,若是不答应的话,也不要怪老夫不客气!」

  东方知晓竖着耳朵,听得迷迷糊糊的。不过江子初这个堂堂宗主都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了,混的也太惨了点吧!虽然心中暗爽,可她更多的却是想不通。

  这七年,到底发生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呢。好像冥冥之中很多事情都和她有关系,听着老头的意思,似乎还有点埋怨江子初。

  「三长老,你太放肆了!」

  江子初温润的眸子中突然寒光乍现,威压毫不留余力的释放出来,当即让人大吃一惊。

  「你……你的内力……」

  七年前这人武功尽废,只剩下了一口气。可如今这般……难不成他还可以修炼!

  「三长老,天色已晚,早些回去休息吧。」

  江子初收敛了气息,不理会三长老惊讶的眼神,转身走回房间。

  夜寒月凉,东方知晓趴在笼子里,睡意全无。直到快要天方露白时,她才困得睡了过去。用两只小爪子把脸埋上,睡相可爱极了。

  「师傅,你起的这么早。」

  一大清早,江子初就推开门走出了房间,独自一人站在院子里等日出。虽然看不见,但是他却能感受到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刺眼的痛楚。或许莫子贤说的没错,他的眼睛还有得治……

  东方知晓这一觉睡的又是极为不舒服,她梦里又梦到了很多的人。魔教……神瑶,还有白寻隐。

  「晓晓,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白寻隐背着她血迹斑斑的身子,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阴邪森森的山谷中。东方知晓看见了毫无声息的自己躺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上,旁边除了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死去的她却突然睁开眼睛,那双眼睛赤红赤红的,让人看了为之震惊。

  东方知晓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笼子当中了。江子初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她抱在了怀里,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耳朵,动作看起来很亲昵。

  搞不懂情况的她在江子初的怀里轻轻嗅了嗅,却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某人心情的起伏波澜。他今天,似乎心情还不错。

  「师傅,你怎么把这兔子给抱出来了?」

  无味刚浇完院子里的花草,一转身就看见了江子初不知什么时候把兔子给抱在了怀里。他一身白衣如仙人一般,抱着怀中的娇小兔子,竟看起来莫名喜感。

  「这兔子,还挺有趣的。」

  自从东方知晓死后,江子初这七年来很少对什么东西感兴趣。除了一些名贵的花花草草他会多看几眼之外,剩下的很多时间都是在房间里闷著修炼。偶尔也会人找上门来了,都会被他想办法打发走。这只兔子,是除了无味唯一能留在他殿中的活物。

  「是啊是啊,我捡到这兔子的时候,他正瞪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我,那双眼睛就仿佛会说话一样,有趣极了。」

  无味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兔子呢,敢咬人不说,平时还顽皮的很。总在笼子里面上蹿下跳的,偶尔对他还会露出鄙视的神情来。

  「哦?」江子初逗弄著怀中的兔子,忍不住笑了。

  东方知晓抬头注视着他清冷的脸庞,开始控制不住的犯花痴。虽然这人好像是她的仇人,但是作为一只兔子,她表示看在他面容俊俏的份上就暂且原谅他了。不过她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等找到了原因,再报仇也不迟。

  「师傅,该用早膳了。」

  无味煮了一些清粥,将自己做的小菜都盛了上来,看起来味道似乎还不错。东方知晓馋的口水直流,她已经好久好久都没吃过人类的食物了,每天只能啃干硬的草,无味这个家伙居然连一块肉都舍不得分给她!

  「好。」

  东方知晓被放回到笼子里,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用早膳。用完早膳后,江子初就又回到房间里去了。之后的一整天,直到夕阳半落她都没再见到他。

  东方知晓实在无聊的厉害,就只好趴在笼子里面啃草。一股凉风吹过,她抱进了笼子当中的自己,就快要下雨了,无味可千万别忘了把它放进屋子里躲雨啊……

  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无味这才想起来院子里的兔子,在征求了江子初的同意下,他把东方知晓给抱进了屋子里。

  一进屋子,东方知晓就立刻高兴的到处乱窜。直接跳到了江子初的书桌上,见书桌上有很多他的墨宝,惊奇的将耳朵竖了起来。

  想不到江子初这个家伙还挺博学多才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他弹得一手好琴,前世时东方知晓只听他弹过一次琴。据说初玉公子的琴从不对外人弹起,有人曾问过他缘由,他也只回答了四个字,知音难觅。

  后来遇到了东方知晓,这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江子初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从此消失不见了……

  「喂!小兔子你不要乱跑,要是弄坏了师傅的东西,我可就死定了!」

  无味跑过去抓东方知晓,却被她机灵的躲开了。东方知晓正在心里夸赞著自己的速度,耳朵就被人给拎了起来。

  日……这两个人怎么总是揪她耳朵!东方知晓正在心里吐槽著,就见江子初把她放到了腿上,端正的坐在那里用笔画著什么。

  东方知晓抬起两只小爪子凑到了桌子上,这才发现江子初画的竟然是位女子。他画的极其认真,也不知道是画了多久才画出了女子的轮廓来。至于女子的脸,有些模糊。也许是因为他看不见的原因,所以画的很慢。

  画著画著,江子初情绪莫名有些烦躁起来。他已经画了很久了,可还是没有画出女子娇美的容颜来。

  「师傅……」

  无味动了动嘴唇想要劝说什么,最终却还是止住了。

  东方知晓闷在江子初的怀里,看着他在那画像旁边提了一行字。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无味,等雨停了之后,你下山一趟吧。江家最近,越来越不安分了。」

  昨夜三长老亲自找上门来威胁他这个宗主,由此可见江家竟然是暗中勾结著宗门里的一些人。白月教和上清宗最近的动作也很大,但让他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魔教中的人近来却很安定。这伙人仿佛消失了一般,在江湖中未起过任何纷争。自从东方知晓死后,魔教一蹶不振,已经渐渐淡出江湖了。

  「是,师傅。」

  无味知道他的意思,眼中划过了一抹戾气。如果是人都把他师傅想象成软弱可欺之辈,那恐怕就太天真了!

  江子初放下了笔,等墨迹干了,才默默的把画收了起来。东方知晓在他怀里待得有些困倦,不知不觉就趴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江子初抚摸著怀中的兔子,竟然有些舍不得放它回去。不知为何,这兔子身上总有一种让他觉得熟悉的气息。说不上来,但却让他感觉依恋。天色尽晚,外面依旧下著淅淅沥沥的小雨。江子初轻轻叹了一声,抱起兔子温柔的将她放到了床边,而后自己也躺了上去,难得一夜好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30%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