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白莲花又来搞事情了

第十六章 白莲花又来搞事情了

  无味走了几天,东方知晓才算是彻底明白什么叫无聊了。以前还有人成天在她耳边说个不停,现在可到好,江子初是个彻头彻尾的闷葫芦,整天窝在房间里不出来。她只能一个人睡了吃吃了睡,闲到爆炸。

  「表哥,表哥……」

  东方知晓听到这熟悉的呼喊声,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等看清来的人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起来。这白莲花怎么又来了?靠,今天无味不在,万一这个白莲花想对她做点什么,那可如何是好?

  东方知晓正纠结著,江子初就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诗舞,你怎么来了?」

  江子初脸上的表情就和东方知晓心里的想法差不多,就差没说一句,怎么又来了。不过江诗舞倒是个厚脸皮,笑呵呵的走过去,用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

  「人家一个人在江家太无聊了,听说无味下山去了,担心没人照顾你才过来的。」

  江诗舞又离江子初近了几分,以为他看不见就能靠得近一些,结果没想到江子初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胭脂水粉味,自动向后退了两步。

  「不用了,这殿中我熟悉的很,一个人也可以的。你早点下山去吧,不要让江家主担心。」

  江子初语气很疏离,尤其是在提到江家的时候。少年时他寄人篱下在江家,对那个地方实在是无好感。

  「表哥,我父亲他一直都很挂念你。他是你的亲叔叔,你就不能……」

  「够了!」江子初打断了她的话,有些不耐道:「我累了,你就先回去吧。」

  江诗舞叹了口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在离开时,她特意低头看了一眼笼子当中的那只又大又肥的兔子。她可没忘,上次这小东西狠狠咬了她一口,害得她手指好几天都不能动弹。今天正好有机会,不如……

  江诗舞走到笼子前,笑容有些阴毒。等她把这兔子抱走,就炖成一锅汤喝。反正现在表哥也看不见,肯定不会发现的。

  她正要下手,东方知晓就一下子蹦了起来,笼子中发出了咚的声音!

  江子初皱了皱眉,回过头去说道:「诗舞?你是不是在动我的兔子?」

  江诗舞尴尬的笑了笑,赶紧收回手站了起来,楚楚可怜道:「表哥,这兔子我喜欢的紧。我看你也不方便照顾,不如就让我把它带下山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东方知晓听完之后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照顾它?该死的白莲花,又想来搞事情!欺负它这个兔子有什么意思,等她把事情都搞清楚了,恢复成人型一定给这个白莲花一个教训不可!

  「不行。」

  江子初没多解释一个字,走过去把东方知晓抱在了怀里,宠溺的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江诗舞心中气的要命,该死的兔子,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治你了!

  「表哥,你快看!这……这兔子尾巴上怎么还有个小红点儿?该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东方知晓顿时无语,这种蹩脚的理由她居然也想得出来。不过尾巴上的小红点儿……那好像是她的脚踝上之前特有的一颗红痣。因为这个,她母亲还曾调侃过。说美人的痣都是长在脸上的,偏偏她的脚踝上长了一颗红痣。

  这……难道这会是什么特殊的标志吗?

  江子初顿时也吃了一惊,随后收敛心神道,「无妨的,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吧。等一会儿天黑下来,可没人能送你下山了。」

  江诗舞不甘心的跺了跺脚,狠狠的瞪了一眼他怀中的兔子,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她走之后,江子初无奈的叹息,江诗舞再怎么说也是她的表妹,凡事不能做得太绝。可是她如此心性,只怕日后也不会有好归宿。

  东方知晓嗅著江子初身上的味道,莫名觉得心安下来。这人虽说和她有仇,但如今却也是她的保护伞,也就勉强先和谐相处吧。

  她正这样想着,江子初却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尾巴,喃喃自语道:「真的有小红痣吗……晓晓,是你吗……」

  他一边说一边对东方知晓痛下其手揉捏,让某兔气的想咬人。该死的江子初,有你这么对兔子的吗!

  东方知晓在心中咆哮的厉害,可惜根本没有人能听得见。良久,只听江子初叹息了一声,神情哀伤。他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支离破碎的心再次被撕裂开来。她的死,是他此生都无法赎清的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0)>>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白莲花又来搞事情了

40%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