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什么都别说了,逃命要紧!

第十九章 什么都别说了,逃命要紧!

  东方知晓第二次进江子初的房间里,感觉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好奇了。她乖巧的趴在桌子的一角,看着江子初对着桌子上的一本书发呆。

  其实她心里是有点好奇的,江子初这阵子对她的观察实在是太频繁了,甚至总是找机会和她待在一块,让她觉得好慌。

  这要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暴露真身了,她岂不是要完蛋了。在还没有完全相信江子初之前,她一定要务必小心才是!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惜我画的,总是比不上她半分。」

  江子初苦笑了一下,眼底流露出一丝怀念。东方知晓最喜欢的花就是莲花了,可惜他如今再也画不出,也再也看不见莲花池中的风景了。

  东方知晓爪子动了动,似乎明白眼前这个人是因何而伤感了。可惜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看着。七年前的事,江子初会不会有一些难言之隐呢……

  夜渐渐深了,东方知晓趴在桌子上困得不行,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

  兔子这种动物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在被人触碰的时候。尽管江子初的动作很轻柔,可当东方知晓被放到床上的时候,还是失眠了。

  她趴在江子初的胸口上看着他陷入沉睡,红红的兔子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脸庞,还低下脑袋嗅了嗅他的脖子。她嘴边的几撇小胡子刮蹭到了江子初白皙的肌肤上,引起了他的一阵颤抖。

  江子初几乎是无意识的伸手去触摸东方知晓,一下两下,像是在给她按摩一般。一人一兔,竟相处的也格外和谐。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莫子贤闯进屋子看到这一幕,是彻底的惊呆了。因为以他对江子初的了解,这个有洁癖的家伙是绝对不允许任何生物上他的床的!可这只兔子……又有何特别之处呢?

  「你怎么闯进来了,还不快出去。」

  江子初脸有些红,他连外袍还来不及穿,莫子贤就这样不由分说的闯进来了。

  「都是大男人你还有什么害羞的?我刚刚得到消息,魔教又有新的动作了。」

  这下子,江子初表情彻底严肃起来了。昨日的时候他有收到无味的飞鸽传书,得知无味如今已经到了江家查探消息,他便心中大致有了猜测。

  「魔教如今掌权之人是谁,你有没有查清楚?」

  除了东方知晓之外,江子初对魔教中的其他人印象并不深刻。只是一直陪伴着东方知晓身边的那个护法,他却记得。当年神瑶受了重伤,几乎被宗教的长老一掌夺去性命,若是如今魔教是她掌权的话,那情况恐怕是不妙。

  「如今还不清楚,魔教的人都神出鬼没的。要不是因为白寻隐为了躲避自己的下路四处流亡,恐怕也不会落到我手里。」

  莫子贤双眸微眯,七年前的事情既然到现在都没有了结,恐怕日后又会是一番血雨腥风了。

  东方知晓作为一只乖巧又无害的兔子,当然会把他们谈话的内容通通记下来了。她心中的疑惑虽然很多,但凭著依稀的记忆也可以猜测到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莫子贤这个人不简单。他突然找到宗域来,还劝说江子初和江诗舞那个白莲花成亲,这怎么看都像是个目的不纯的人。江子初不是傻子,对他的话看样子也并未全信。

  「所以呢,你还打算待在这里多久?想必京城那边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了,你就不怕魔教趁机出手吗?」

  江子初说完,莫子贤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样子这人还真是不留余地的想要赶他走呢,不过,他似乎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就不打扰了。但是江兄我也要提醒你一句,倘若那人真的没有死的话,在宗域和她之间,你也只能选一个。」

  江子初垂下了眼眸,久久未言。这一点莫子贤就是不说,他也知道。七年前他选择了宗域,选择了报恩。七年后,也是时候该重新作出选择了。

  东方知晓耳朵一直竖着,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感觉云里雾里的。她想的实在头疼,干脆跳下床想要溜出去吃草。结果刚走了几步,就有被江子初给抱进怀里了。

  「无味不在,你可不准乱跑。要是丢了的话,我到何处寻你去呢。」

  江子初好像很怕她了似的,莫子贤走了之后她就没撒开手过。

  东方知晓感觉有点无语,但还是很享受的吃了一些他喂的青草。不得不说,这满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她以后都可以随意品尝,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你想必也不愿意回到笼子里去,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吧。」

  江子初像是也习惯了,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都要抱着东方知晓。东方知晓也是出奇的乖巧,不闹也不跑,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的。

  晚上的时候,一人一兔坐在院子里面安静赏月。气氛很融洽,也根本不用言语交流。

  东方知晓感觉自己困得不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两句。江子初这家伙眼睛还看不见,还非要专门做样子出来赏月,这简直就是在浪费她睡觉的时间!

  东方知晓两只兔子耳朵耷拉下来,越看越没劲。残月确实没什么好看的,而且晚上山里也冷,幸好她有这一身兔子毛,否则的话说不定会得流感而死。

  沙沙……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四周的树拚命的摇动了起来,空气中霎那间暗波流动。

  动物的感官要异于常人,东方知晓一下子精神了过来,机敏的观察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小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看这样子,应该是有人来了。而且……好像还有很多人。

  「江宗主,别来无恙了。」

  女子的声音隔空传来,带着浓浓的凉意。她抽出腰间的软剑来,踏着轻功站在树枝上,身后还陆陆续续的跟着几个黑衣人。仅仅是感受他们身上的气息,江子初就会知道,来者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想必今夜,定要有一番血战了!

  「别来无恙,不知诸位大晚上的造访,有何贵干呢?」

  江子初将兔子放到了地上,朝着她的屁股拍了一下,似乎是让她赶快跑的意思。

  可是此时此刻的东方知晓,视线全部都在那女子的身上,全然忘记了反应。那张脸……她又怎么会忘,又怎么敢忘呢……

  神瑶,那个她年少的时候陪伴她一路成长,一路厮杀的姑娘。那个她在春风楼里亲手救下,并赐予名字的姑娘。这份情谊,她致死都不会忘的……

  「有何贵干?当然是来报仇了!江宗主,我魔教自认为多年来低调行事与你们素无瓜葛,可是七年前的账,我魔教与你不得不清算!亮出你的武器来吧!」

  神瑶是报了必杀的心态来的,她从树上跳了下来,直奔著江子初而来。根本就没注意到地上那只神情激动,仿佛得了羊癫疯一般的兔子。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动手吧。」

  江子初也没有什么要解释的,他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似乎是等着他们先出招。

  「上!杀了他!」

  神瑶身后的无数道黑影冲了上去,顷刻之间双方便打了起来。江子初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胜在功法独特,黑人把他团团围住,却也奈何不了他半分。

  「果然,江宗主的实力只增不减。看来江湖的那些传闻都是虚的,你还真是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啊!」

  神瑶语气里带着嘲讽,眼神却认真的观察著战局,似乎想要找到切进去的最佳位置。

  「过奖过奖,我只求自保罢了。」

  江子初依旧笑得柔和,感觉不痛不痒。不过七年前他到底还是伤的太重,内力无法运出,被神瑶一掌即中,险些将他打倒在地。

  「咳咳……」

  江子初咳出了一口血来,琅琅锵锵的站起了身子,却发现脚下有只不明物体在拚命的扯他的裤脚子。

  走啊走啊,快走啊兄弟!什么都别说了,逃命要紧!东方知晓在心里不断的咆哮著,可惜根本没有人听得见。

  她活出自己的这条小命跑过来,结果却直接被江子初给甩了出去,呈抛物线飞到了一边。

  这时,神瑶才注意到原来这地上还一直有个兔子在。她皱了皱眉,仔细看了一眼那兔子,心中不知为何却突然感觉一阵疼痛。

  她忍下心中的异样,剑指江子初喊道:「江子初,今日我便让你血债血偿,拿命来吧!」

  她说著提剑冲了过去,吓得东方知晓一颗心脏都快要停止了。完了完了,江子初快完了……

  「魔教小儿,还不快快给老夫住手!」

  就在这时,宗域的大长老及时带人赶到,一掌将神瑶打退了十步开外。

  见他们来了,神瑶咬了咬牙,不甘心的带着人撤退了。宗域的这几个老东西有两下子,以她现在的功力恐怕是打不过,也只能等以后再另寻机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什么都别说了,逃命要紧!

47.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