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嘿嘿嘿,本兔子不是故意的

第二十一章 嘿嘿嘿,本兔子不是故意的

  梵音谷中,神瑶正坐在树下调息。没想到七年后内功尽废的江子初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看来没有达到黑衣人的要求,关于东方知晓的事她也只能在耐心等一等了。

  「连个废物也能把你伤了,你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花晓凤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山谷里,语气略带嘲讽。自从东方知晓死了之后,她们两个一直都保持着联系。花晓凤这个人虽然平时有些毒舌,但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被人一路追杀到这,你还有力气贫嘴呢。」神瑶睁开了眼睛,有些失望的说道:「我还不知那人是谁,不过教主的事情暂时恐怕没办法了。」

  花晓凤哼笑了一声,似乎已经料到结果了。她最近也听说了不少消息,白寻隐那个家伙这几年一直东躲西藏的,现在也让人给盯上了,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但关于东方知晓的事情,她是不可能不管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查清那黑衣人的来头。他竟然能知道东方知晓还活着的事情,恐怕来头不小。

  「我去负责追查黑衣人的下落,你暂时在山谷中疗伤吧。对了,暗门的人最近被盯上了,最好别行动了。」

  魔教这几年本来就在风口浪尖上,这次刺杀永安王一事后,她京城舞姬的身份也不能再用了。现在大理寺出重金悬赏,整日被人追杀也颇为让她头疼。

  「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

  花晓凤点了点头,转身踏着轻功离开了……

  永安王的事情又发酵了几天,京城解了禁,终于再次安定了下来。莫子逸有伤在身,这几日自然是不能出来蹦哒了。皇帝把事情都交给莫子贤处理,也是正合了他的意。

  江诗舞的事情莫子贤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迫于无奈之下,江家家主也只好暂时作罢了。

  「吃饭了。」

  左铭到关押白寻隐的地方送饭,见他正拿着树枝在地上写着什么,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

  「呵呵,你还真有闲情雅致。都被关了这么久了,还有心思写诗呢。」

  虽然内容有点不堪入目,但总归心境是好的。白寻隐这个家伙确实有点鬼道,让人有点摸不清他的招数。

  「这地方连太阳都不能晒,也太无聊了点。每天除了看见你这个笨家伙之外,连个活物都没有。」

  听着白寻隐的吐糟,左铭嘴角狠狠一抽,冷笑道:「我劝你知道什么还是早点说出来为好,不然等殿下的耐心磨光了,你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白寻隐笑笑不说话,却半点都不担心自己的性命。莫子贤这个人他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是关于东方知晓,莫子贤是不会轻易对他动手的。

  只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办法找到东方知晓丢失的那一缕魂魄,如果找到了,就是把事情和盘托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事已成定局,没有人能够改变了。

  「放心吧,我命硬的很。」

  白寻隐打开食盒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见食盒的最底层有一点桂花糕,不免勾起了嘴角。昨日左铭过来送饭的时候他就提了这么一嘴,说是想吃京城的老牌桂花糕,想不到这人还记着,今天就给他买回来了。

  「谢了。」

  他有点尴尬的道了声谢,耳根不禁红了。左铭这家伙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这样的人效忠莫子贤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还真是可惜了。

  左铭什么也没说,等他吃完了饭就把东西收拾走了。当天晚上的时候,莫子贤抽时间又来了一趟。

  白寻隐还是什么都不说,无可奈何之下莫子贤也只能说了几句威胁的话,但考虑到东方知晓,他最终还是犹豫了。

  「你不说也没关系,早晚都会让你开口的。对了,你也算是魔教中人,就是不知道这些人的性命,你是在意还是不在意呢?」

  白寻隐瞪大了眼睛,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用这个威胁我?」

  他不可能不在意的,东方知晓当年为了魔教的众人舍去性命,这份情谊他们怎么可能忘?

  「呵……你自己想清楚就行了。东方知晓活着也好,死了也罢,你只要记住一句话,我不会害她的。」

  白寻隐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会害她?你以为你那点龌龊心思没有人知道吗?她是怎么死的,我们早晚都会查清楚的。这些让我们一笔一笔的算,不急!」

  白寻隐是真的很少发脾气,眼下见他愤怒,倒是真的有几分骇人。不过莫子贤是不在意的,他满脸都写着问心无愧,让人看了又气又恨。

  他走之后,白寻隐气得一口气把一壶冰凉的茶水全部都喝完了。

  「该死的……」

  他一直这样被关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出去!

  夜深,东方知晓向往常一样趴在桌子上看江子初画画。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江子初不准无味把她关到笼子里不说,还整日把她带在身边,不论是吃饭还是睡觉,两个人都形影不离的。

  无味对此也是感到很奇怪,只不过江子初不想说,他也不好多问什么。

  「岁岁,你这几天是不是又长胖了?」

  无味进屋子里面送糕点和茶水,顺便捏了捏东方知晓的耳朵。你听他说这话,东方知晓立刻就炸毛了。

  放屁放屁,她整日里除了吃草还是吃草,吃的嘴里都一股草腥味儿,一点肉末都没沾怎么可能会长胖呢?太过分了!

  见她生气的要跳起来打人,无味不禁笑了,看了一眼正认真画画的江子初,也不敢再和她闹了。

  「师傅,这些日江家总是的派人来,我看像是冲着你来的。」

  江诗舞进京城的事情好像并不怎么顺利,莫子贤显然是不买账,江家家主就是干着急也没办法不是。现在,估计是没办法又把主意打到宗域这里了。

  宗域毕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门派,高手众多不说,名下的产业也无数。但还有少数人知道,宗主江子初的势力还远远不止这些,先不说宗门里这些崇拜他的弟子,他掌权宗域后,暗自里栽培了不少势力,将近十年过去,这些势力究竟发展到什么恐怖的地步,难以想象。

  「无妨,江云生还奈何不了我。只是江姨和诗舞,有点麻烦。」

  他口中的江姨,也正是江云生的妹妹,那个曾经唯一在江家给过他温暖的人。江诗舞虽然脾气秉性都不好,还有点大小姐脾气,但是对他从小到大都很照顾也很上心,他也做不到为难她。

  「既然是这样的话,师傅你把表小姐娶了不就成了。干嘛这么多年非得惦记着东方知晓那个死女人……依着我看,人家都不喜欢你……」

  无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江子初脸色难看了一会儿,但又很快恢复如常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什么时候……」

  江子初又气又恼,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无味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看了一眼那兔子,见她张著嘴巴一副惊呆的模样,顿时又笑不出来了。

  这兔子是不是成精了,难道是还能听得懂人话不成?

  东方知晓确实是很惊讶的,之前她总是看江子初画画,就一直怀疑他有心上人。结果没想到兜兜转转的,那个心上人居然就会是她自己。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而且看着江子初这副脸红的模样,好像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江子初放下手中的笔,抱起桌子上的兔子转身回了内室。他脱下外袍,完全没有避讳在床上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兔子。

  哇塞,这是要在她面前宽衣解带吗?东方知晓目不转睛地看着,糟了……是鼻血的感觉。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想着反正江子初也看不见,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看看美男子脱衣服,这可是百年都难得一遇的福利,嘿嘿。

  她看得正爽,江子初就直接将自己的腰带扔了过来,正好砸到了她的脸上。

  东方知晓被打了个正著,疼的一下子就钻进被子里了。该死的江子初,一个死瞎子居然还不让人看了!

  她正气的不行,江子初就已经换好衣服躺到床上了。熄了灯之后,东方知晓睡不着就想捉弄他一番。她只有两只手那么大,完全可以在被子里面如影随形的穿梭。她这么不老实的乱动,可苦了江子初了。

  「岁岁……不许乱动。」

  江子初像是困极了,一只大手按住了不安分的她,闭上眼睛继续睡去。

  东方知晓咬着他的衣服拚命的拱啊拱,趴到了他的肚子上,小脚丫向后一蹬,正好踹到了他腿中间的不明物体。

  江子初瞬间刷一下就睁开了眼睛,脸黑的已经不能再黑了。

  「岁岁……」

  他咬牙看着乱动的兔子,两只大手将它抱了起来。

  东方知晓内心发出得逞的笑意,嘿嘿嘿,干嘛这么激动,本兔子又不是故意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0)>>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嘿嘿嘿,本兔子不是故意的

52.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