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绝色佳人江云烟

第二十二章 绝色佳人江云烟

  东方知晓趴在笼子里,发出了第一百零一次的叹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个小小的意外,江子初今天黑著脸把她给丢回笼子里了。

  无味被江子初这突如其来的变脸给搞得云里雾里的,看着笼子里的东方知晓,嘴角狠狠一抽。这兔子,露出这么一副忧伤的表情又是什么鬼?

  「无味,院子里的花草该浇水了。」

  见他整日里都盯着笼子中的兔子,江子初突然心中一阵不爽,就想给他找点事情做。

  「知道了。」

  无味乖乖去给花草浇水,刚去井里打水回来,就见大殿门外站着一抹白色出尘的倩影。那女子背对着他,看不见是何等的样貌,但从气质和身段来看,应当是个绝色的佳人。

  果不其然,当女子回过头来的时候,无味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师傅……师傅!」他反应过来之后,直接就扔下水桶冲进去找江子初了。

  东方知晓趴在笼子里不明所以,看着无味这般激动,在心里啧啧了两声。这家伙,成天大惊小怪的。就江子初这个小破院子,还能来什么神仙不成?

  「师傅,你快来啊!是江姨,江姨来了!」

  江子初闻声从房间里走出来,当听到女子笑声的时候,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

  「江姨,真的是你?」

  女子回过头来,走过去拍了拍江子初的肩膀道,「好久不见了臭小子,这两年过得怎么样?」

  江子初笑道:「一切都好,想必江姨云游四海正享受其中,无事不登我这三宝殿吧。」

  江云烟噗嗤一笑,有些懊恼道:「臭小子,还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她向前走了两步,坦言道:「我这次来,是有事想找你聊聊。」

  江子初微微颔首,两个人一路无话的并肩进了院子。能让她亲自前来,要么是江云中亲自恳求,要么是江诗舞苦苦哀求的。但总之,江云烟这次来都是为了江家。

  东方知晓从笼子里将头往外探,当看到来的人是江云烟时,瞪大眼睛露出了个惊呆了的表情。

  真是想不到,她竟然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这样的绝色佳人。记得七年前有一次她被人追杀受了重伤,救她的人正是江湖烟云楼的楼主江云烟。

  传说这位佳人拜玉竹大人为师,从小精通术法,更是世间难得的练武奇才。当年武林门派的高手为了搏佳人青睐不惜立下生死约,多年过去,这位美人依旧是风姿不减,更胜当年啊!

  「江姨这次来,到底有何事要跟我聊?」

  两人对坐亭中,已经过去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江子初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

  江云烟轻抿了一口茶,挑眉道:「着急了?这么久未见,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脾气秉性一点都没变。」

  「江姨也一样,一点都没变。」

  江云烟感叹了一声,道:「不行了,到底还是老了。诗舞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打小就争强好胜,又对你痴心一片。这次她求到我这里,我实在是不忍心拒绝。」

  江子初没有说话,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已经心有所属,可她毕竟不在了。日子总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

  江子初眨了眨眼睛,语气坚决道:「江姨,如果你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那不必再说了。诗舞值得更好的人,我一个瞎子,是我配不上她。」

  不管他爱的那个人还在不在,他都会一直等下去的。至于其他人,他的心里早就装不下了。

  「唉,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不逼迫你。只是子初你要知道,魔教如今卷土重来,江湖恐怕会再起腥风血雨。东方知晓有一个便够了,若是新的魔教教主上任,后果恐怕是会不堪设想。」

  江云烟来的主要目的其实还是为了魔教的事,只是她知道江子初对七年前的事情有所顾虑,恐怕会对魔教心慈手软。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宗域和江家联手,再结合上武林众派,才有可能制止住魔教作乱。

  「江姨放心,魔教暂时不会有新的魔教教主。而没有主心骨的他们,也不足为惧。」

  江云烟双眼微眯,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没有主心骨吗?若是真的没有,他们也不可能突然就这样肆无忌惮,还派人暗杀了永安王。

  「血月之夜,不是一个好兆头。是不是连你也在怀疑,其实东方知晓根本就没有死?」

  那日天生异象,已经惊动了不少江湖势力。东方知晓当年死的极其惨烈,若是这一切再重蹈覆辙,那恐怕就真的没有人能再阻挡她了。

  「或许吧,我并不知。」

  江云烟试图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罢了罢了,只要她还没有炼成绝命魔刀,就不会有事。子初,你的内力……」

  江云烟有些欲言又止,她知道当年江子初一身武功尽废,可如今坐在他对面,她竟然感受不到他一丝内力的波动。七年了,按常理说本不应该如此的。

  「江姨,时候不早了。」

  江子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好,那我就先走了。」

  江云烟笑了笑,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在临走之前,她不经意间撇到了笼子当中的那只兔子,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想不到子初这样一个性格淡漠的人居然也会养小动物了,看来,说他一点都没有变是错的……

  东方知晓打着哈欠,困得不要不要的。今天晚上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完全提不起精神来。

  「师傅,月亮就快要出来了。看样子,今天晚上的圆月会很美呢。」

  无味抬头望着天空看了半晌,有点想起从前的日子了。从前江子初有职务在身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这小院子里他只有闲下来的时候才会搬进来。

  现在前殿已经完全荒废了,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索性将大门一锁,完全不再踏入了。可惜了那殿,金雕玉砌的,却再也无人涉足。

  东方知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好像是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月圆之夜,怪不得她会这般难受。上一次她化为人形的时候,似乎也是在月圆之夜。

  但这次不一样,无味回来了,是不可能让她轻易跑出去的。东方知晓用爪子挠了挠笼子,内心绝望了。这笼子这么结实,她一会儿该怎么想办法冲出去呢!

  「天色不早了,回屋休息吧。」

  江子初似乎也预料到了什么,早点催著无味回房间休息。无味一脸不明所以,但也听话的乖乖回房间睡觉了。

  夜半时分,江子初推开房门走到了院子当中,在月光的照映下,他眼神中竟暗含了几分期待。等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一阵狂风不知从何处吹起,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木门嘎吱嘎吱的作响,笼子中的东方知晓刷一下子睁开了血红的双眼!

  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她小巧的身体竟然生生撞开了木门,只听砰的一声,她破笼而出,朝着后山的方向狂奔了出去。

  一切都只是在一瞬间,她神智未清,根本不知道江子初一直都在等著这一切的发生。狂奔到了后山的悬崖边上,她再次化成了人形。

  令东方知晓感到意外的是,她这一次幻化成人形身上居然裹着一件白色的轻纱,虽然看起来也几乎是半透明的,但也比没有强很多。

  她正在心里暗自窃喜著,就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树林中突然有动静传来。尽管脚步声很轻,但感知异于常人的她还是察觉了。见有人来,她赶忙躲到了一旁的草堆里。

  「知晓……是你吗?」

  江子初像发疯一般的穿过树林跑过来,身上的衣袍被树枝扯破了也毫不在意。那种感觉很强烈,是知晓,一定是她!

  东方知晓呼吸都快停止了,她脑海中只有一些零星碎片的记忆,但那股强烈的怨恨却始终挥之不去。

  上次如此,这次也亦然。江子初这个人,从始至终她都是既想逃离又想靠近,可当看清他的脸时,她竟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知晓,我知道是你。你还活着,你就在我身边……」

  江子初喃喃自语着,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在距离东方知晓还有十几米的地方,他停了下来。

  「我知道你怨我,恨我。知晓,如果你还活着,就出来亲手了结我吧。」

  等了这么多年,这一刻江子初才真的觉得自己没有遗憾了。

  东方知晓没有回答,脸上倘下了两行清泪。她站起来朝他走了过去,一步一步,两个人对视良久,恍如隔世一般。

  东方知晓动了动嘴唇,刚想要说话,天边的乌云突然遮住了圆月,她一瞬间倒下,又变回了兔子。

  啊啊啊!她刚才是真的想要和江子初说句话的!东方知晓在内心咆哮了几声,差点气得当场去世。这狗日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能是个头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绝色佳人江云烟

5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