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你嘴这么贱,我不想救了!

第二十三章 你嘴这么贱,我不想救了!

  白寻隐被关了半个多月,除了左铭和莫子贤之外就没跟任何人说过话,在屋子里闲的都快要发霉了!

  「吃饭了。」

  左铭像往常一样给他送饭,但除此之外一句话都不多说。白寻隐这家伙说起来就没完没了的,每次都耽误他不少时间,可恶的很。

  「喂喂喂,你能不能不要每次来都摆一张臭脸啊!我这一天除了你谁也见不著,你快笑一个给我看看,来来来!」

  白寻隐咬著筷子,闲得无聊又开始拿左铭逗趣。虽然左铭是个闷葫芦,但被他三言两语给一激,有时候还真的和他较劲!

  「你笑一个啊,笑一个。」

  左铭狠狠瞪了他一眼,站到一旁不说话。不管白寻隐说什么,他就是不理人。

  白寻隐吃了半天觉得没意思,放下了筷子,哎呀一声道:「好久都没人陪我吃饭了,一个人,真是太可怜了……」

  听他在哪里碎碎念,左铭忍不住眼角一抽,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鼎鼎大名的鬼医会是这副模样。娘里娘气的不说,还特别啰嗦,真够无语的!

  「你吃完了没有,我还有事。」

  左铭见他也吃的差不多了,收拾东西就要走人。他刚过来,就被白寻隐给拦下来了。

  「别着急走啊,你就不想知道有关于夺魂之术的事吗?今天我心情好,给你讲讲?」

  左铭不买账,甩开他的手道:「你有什么话就跟我们王爷讲去吧,我还有事呢。」

  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简直是不像话!

  「你别走啊,喂……」

  白寻隐没抓住他,看着落荒而逃的左铭,撇了撇嘴道:「无趣!大木头,简直太无趣了!」

  本来想把他留下解解闷的,看样子今天是不成了,只能等过两天在寻找机会了。

  白寻隐大摇大摆的回到床上躺下,刚把眼睛闭上,屋顶上就突然传来了女子的一阵轻笑声。

  「谁?装神弄鬼的,还不出来?」

  白寻隐一下子睁开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当看清来人时,表情变得吃惊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

  花晓凤这个女人,这么多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七皇子府里呢。

  「来看看你啊,啧啧啧,想不到你堂堂鬼医被关在这种地方,真够倒霉的。」

  白寻隐切了一声,无语道:「知道我在这还不救我出去?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的,耽误了大事可就不妙了。」

  花晓凤掏了掏耳朵,满脸的不在意。白寻隐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她早就看他不顺眼很久了,今天难得有机会,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

  「想让我救你也不是不行,你叫我一声姑奶奶,我就救你怎么样?」

  白寻隐脸瞬间就黑了,着急道:「这么关键的时刻你还说这些,快点救我出去,被人发现可就不好了。」

  花晓凤完全不是他这一套,悠哉悠哉的坐到房梁上,红唇微张道:「那你就赶快叫啊,你不叫我就不救,自己想清楚。」

  白寻隐急得抓耳挠腮的,末了泄气的坐到了椅子上。心想着,干脆就这么靠着,爱救不救,看看待会被人发现了你救不救!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花晓凤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了。正要开口说话,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白寻隐蹭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见左铭进来,他语气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有事吗?」

  左铭目光犀利的扫视了一眼四周,嘴角勾起,「当然有事,有只老鼠进了府里。」

  花晓凤躲在帘子后面,一听他这话,直接就火了。干脆不躲了,大步走了出来。

  「喂,你说谁是死老鼠呢!」

  左铭见人出来了,二话不说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刚才有侍卫来报说侧门口的看守都被人打晕了,他第一反应就是白寻隐这里出事了。幸好来得及时,不然恐怕还真的留不住人了。

  「少废话,你是什么人?」

  见两个人要打起来,白寻隐怂得一批,躲得远远的。开玩笑他又不会武功,此时不找机会开溜更待何时?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花晓凤!」

  左铭眸中寒光闪过,想不到来得人居然会是花晓凤。近来府中得到密报,扮成舞姬刺杀永安王的也正是此人!

  「居然是你,今日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花晓凤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白寻隐在一旁插嘴道,「不走难道你还想留下来请她喝茶不成?」

  「闭嘴!」

  两个人异口同声,随后便打了起来。白寻隐躲到桌子后面,一边观战还一边做点评。花晓凤身法诡异,但内功不精,几个回合下来便被左铭打得连连败退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你?」

  见她自身都难保,白寻隐对这次出逃表示不抱希望。逃走是不可能了,只要别连累他一起遭受什么酷刑就不错了。

  「你少说废话,还不都是为了救你这个白痴!」

  花晓凤气都快气死了,要不是为了救这个没有武功的废物,她现在早就溜了。这左铭也难缠的很,看来今日脱身怕是不那么容易了。

  「你自己要来救我的,还怪我?打不过你还不跑,小心待会被留下喝茶!」

  花晓凤呸了一口,找机会顺着窗户跳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说一句话,「你嘴这么贱,我不想救了!」

  「喂……」

  白寻隐翻了个白眼,趁机一把抱住了左铭的大腿,不让他追出去。

  「松手!」左铭想将他一脚踢开,却又怕伤了他,气得直咬牙。

  「不松,你别追了,已经追不上了。」

  「白寻隐!」

  ……

  这边,东方知晓趴在笼子里,正过著自己不知是苦是甜的小日子。从昨夜再一次化为人形后,迟钝的她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规律。每到月圆之夜,都是她化为人形的时候,而且时间会一次比一次长。下一次在和江子初对上,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

  思来想去的,东方知晓决定找个机会离开。如果再留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凭着她仅有的记忆,她似乎知道自己该去哪里。神瑶……她一定要找机会见到神瑶!

  「师傅,江家那边的事情还有继续追查下去吗?我收到了探子的飞鸽传书,魔教很有可能会趁机对江家下手。」

  无味挠了挠头,觉得事情麻烦了。江家越来越不安分,魔教的动作也难以掌控,现在师傅不问世事,只怕宗域会受到牵连。

  而江子初对于这些事的反应却很淡,他心心念念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东方知晓。东方知晓是否还活着,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

  「江家那边的事情先放一放,你下山去传信给莫子贤,就说……我想见一见那位鬼医。」

  无味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没敢多问什么。

  江子初走出房间,将笼子中的兔子抱了出来,他动作极其温柔的将她搂在怀中。这时,一位不速之客到了。

  「宗主,可否有时间一谈?」

  自从七年前的事情一出,大长老就很少来后殿打扰江子初了。这次匆匆忙忙的赶来,想必是出什么大事了。

  「有什么事情,大长老请讲吧。」

  江子初抱着兔子,神色淡淡。

  「三天前我们宗域的弟子下山历练,在途中的一个小山村里发现了魔教人的踪迹,他们似乎是在寻找一本书。」

  江子初挑了挑眉,似乎来了那么一点兴趣,「哦?一本书?」

  「没错,我方弟子还来不及追查,便都被人暗杀了。而后我接连派出了几名得力的子弟去查,结果还是……」

  大长老叹了口气,魔教卷土重来,只怕日后会天下大乱。他此时若是知道这位宗主还心心念念的等着魔教教主复活,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喷出一口老血来!

  「此事不用追查了,查下去结果也还是一样的。」

  大长老皱了皱眉,问道:「此话何意?难道跟这两个月以来的血月有关系?」

  江子初没有否认,但是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猜测。只是聪明如大长老,他自然也能在这其中猜出个一二。

  「大长老,关于白月教和上清宗,你应该提醒他们这阵子多加小心。等魔教找上门,那就是灭顶之灾了。」

  江子初提醒完,大长老不敢耽搁,立刻铁青著脸离开了。无味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出事了才想起我师傅。」

  宗主之位往日里如同虚设,要不是摸不透江子初的实力,只怕他们早就等不到现在了。

  「好了,你去准备一下,立刻下山,越快越好。」

  「知道了师傅。」

  东方知晓竖起耳朵,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无味又要下山了,那真是太好了!江子初眼睛看不见,肯定不能时时刻刻的盯着她,一旦找到机会,她就马上开溜!

  东方知晓兴奋了起来,从江子初的怀里蹦了出去,冲进花坛中踩坏了无味新种的药草。

  「啊啊啊!我的草药,岁岁你在干什么!」

  无味气得抓狂,追着东方知晓满院子跑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你嘴这么贱,我不想救了!

57.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