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混吃混喝等死

第二十四章 混吃混喝等死

  无味下山后,东方知晓就一直计划著出逃。本以为她的计划会是很顺利,没想到自从上次月圆之夜之后,江子初看她看的就更严了。时时刻刻都会把她带在身边,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

  东方知晓郁闷的不行,趴在一边看着江子初吃饭,脑海中有无数个要逃跑的念头闪过。只不过最终,她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江子初一直以来,也挺孤独的吧。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七年都把自己关在这个地方,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想要得到自己的原谅。

  只不过东方知晓很多事情现在还没有搞明白,也不想去想那么多。看在江子初这两个月以来对她还不错的份上,她可以考虑多陪他几日。

  「岁岁,上次你是不是想要吃这个糕点来着?小短腿爬不上桌子,下次你扯我的裤脚,我就给你吃好不好?」

  东方知晓狠狠瞪了他一眼,在内心里切了一声。居然还敢嫌弃她腿短,江子初这个腹黑的家伙,明明什么也看不见,还能猜到她想吃糕点,简直过分!

  「岁岁,过来。」

  江子初将糕点捏碎放到了东方知晓的嘴边,看到她吃下去,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

  「岁岁,你这几天是不是有看到我在作画,你知道我画的是谁吗?」

  东方知晓嘴里嚼著糕点,有点搞不懂了。江子初突然开始和她交流,搞得她心里好慌。这家伙,该不会已经知道她真实的身份了吧。

  那……他会不会觉得很奇怪,会不会认为她是个妖怪?正在心里碎碎念著,江子初又开始和她搭话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江子初今天的话说的格外多。不过东方知晓不能回答,只能用眼神表现出自己的不耐烦和嫌弃。

  画上的女子还能是谁,一身红衣,长得十分漂亮,看起来很张扬。那不就是……不就是她吗……

  想到这,东方知晓一下子停止了嘴中的动作,竖着耳朵开始听江子初说话了。

  「画上的女子,是我的心上人。」

  他很少这么直白的说话,如果不是认定了东方知晓就是这只兔子,很多话他憋在心里恐怕永远都不会讲出来。看如果是个兔子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

  东方知晓一动也不动,缩著身子在一旁装死。江子初这……这算是在表白?对一只兔子表白他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她的一颦一笑我到现在还记得,就仿佛都是在昨天一样。可惜……可惜她永远都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江子初搂紧了怀中的兔子,情绪伤感起来。东方知晓快被他搂的喘不上气了,蹬著小短腿在他怀里挣扎着。

  靠!江子初这家伙疯了,他一定是想谋杀本教主!

  东方知晓小屁股扭啊扭,想要从他怀里去去。等挣扎出来了,她赶忙跳到了另外一个椅子的底下,躲好。

  「岁岁?」

  江子初看不见她,只能跟着感觉摸索。东方知晓满屋子的乱跑,累了才停下来。反应迟钝的她这时才开始回想江子初刚才说的话,难不成……他刚才是在表白吗?对一只兔子表白!

  「又乱跑了。」

  下一秒,她直接落入他的怀中,逃无可逃。

  七皇子府

  花晓凤从前几天营救白寻隐失败后就不见踪影了,她被左铭打伤,回到梵音谷后跟神瑶狠狠吐槽了白寻隐一顿。自那以后,白寻隐就每天眼含热泪的守在窗边,等著好心人来救他。

  「魔教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怎么可以就这样将我丢下,我一个人……我的心好冷啊!」

  白戏精越演越来劲,看得一旁送饭的左铭嘴角狠狠一抽。这家伙都连续演了三天了,就不感觉累吗?

  「你还吃不吃饭,要是不吃我就拿走了。」

  左铭表示自己很忙,没有时间在这里看他演独角戏。而且白寻隐每次吃饱喝足了还要拉着他扯东扯西的,烦的要命!

  「吃,我当然要吃!」

  白寻隐果断回到桌前,打开食盒,狼吐虎咽的吃了起来,还一边吃一边点评著,「你们府里的厨子可真不错,做的菜很好吃,而且每天还都不重样。要我看,不如我后半生就在这里混吃混喝等死算了,反正也没有在意我,没人心疼我。」

  左铭哼笑了一声,语气有些无奈道:「你想得倒是挺美的。」

  要不是他靠自己的关系,这家伙不关牢房就不错了,怎么还可能吃到这么好的东西。他也不想想隔三差五的桂花糕都是谁特意出府买回来给他的。

  「反正你们也不放我出去,我又什么都不说,这样靠下去吃亏的只能是你们,大不了我就陪你们靠着呗。」

  白寻隐倒是想得开,左右东方知晓现在的三魂七魄还不全,在等上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而且他笃定,神瑶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他的。

  「王爷的耐心有限,你早点说出来,我保你一条命。」

  左铭皱了皱眉,有点想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这个家伙明明讨人厌的很,可偏偏……他舍不得他死。

  「不必了,我命打得很,死不了呢。明天记得帮我带糕点回来,顺便我想吃糖葫芦。」

  左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夜深人静,府里也安静的出奇。皇上急召七皇子入宫,左铭随从在宫外等候,今日的七皇子府,府里戒备格外森严。

  可就是这样,也没能挡住一抹白色的倩影到访。不费吹灰之力的放到了三五个侍卫,她摸索到了后院,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被关的白寻隐。

  白寻隐睡的很香,完全不知道有人摸进他的房间了。

  「唔唔……」

  那只手突然捂上了他的嘴,示意他安静下来。

  「是你?神瑶,我就说你不会不管我的。」

  神瑶漠然的脸上露出些许无奈,这个家伙到底是多有能耐把花晓凤给气成那个样子,要不是没办法了,掌管魔教事务的她是不可能亲自露面的。

  「满了我这么多年,是不是应该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教主到底是死是活,只要你一句话!」

  神瑶激动的揪着他的衣领子,想起一个月前来见她的黑衣人。黑衣人说东方知晓没有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轻点抓啊喂……这么多年不告诉你们,就是不希望你们对这件事情抱有希望。可惜现在……还是瞒不住了。」

  白寻隐叹了口气,他就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初使用禁术是迫不得已的下策,他求了他师傅好久,结果禁术还是出了差错,他师傅因此武功尽废,已经五年未出山了。

  说到底,逆天之术,不可违之。

  「那结果呢?结果到底是什么?你如果在隐瞒下去,有人抢先一步知道,对我们可是大大的不利。还有教主,她到底在哪?」

  白寻隐沉声说道:「在我师傅幽居的山谷中,一个山洞的冰棺里。夺魂之术失败了,她魂魄被打散,有一处没有寻找回来,不知道落到哪里了。那是最重要的一块魂,你务必要寻找到那魂的下落。」

  神瑶双眼微眯,大概是明白他的意思了。虽然结果不能尽如人意,但只要把那一块魂魄找到,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还有,冰棺你暂时不要动。要是惊扰到了我师傅,她的肉身很有可能保不住。」叮嘱完这些,白寻隐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你今天来,不是为了救我出去的吧?」

  即使曾经亲密如一家人,可自从东方知晓死了之后,魔教的所有人都明白,复仇的使命,超过一切。神瑶也更是从那场大战醒过来之后性情大变,魔教那曾经温暖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没错,我暂时需要你吸引皇族人的视线。想必现在江子初也会盯上你,不该说的话不要说。等我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我自然会救你出去的。」

  神瑶说完,打算转身离开。今日得到的消息已经足够了,下一步,也是时候该让那些正派尝一尝骨肉血亲,阴阳两隔的滋味了!

  「神瑶……等一下。」白寻隐有些欲言又止,「当年江子初也算帮了我们,他武功尽废,你可否手下留情?」

  神瑶攥紧了拳头,被他一句话激怒了,冷笑连连道:「手下留情?凭什么!教主那么相信他,如果不是他,教主也不会落得惨死的下场!这一笔债,我早晚要讨回来的。还有江家那些卖主求荣的东西,一个都跑不了!」

  她愤然离去,白寻隐望着她的背影,只得叹气。执念太深,有时候不是一件好事。当年江子初为了保住魔教众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惜……可惜这些在魔教人心中远远不能弥补东方知晓的死。

  倘若东方知晓真的有活过来的机会,应当也会厌倦这些纷争吧。想起那个张狂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白寻隐还是忍不住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混吃混喝等死

60%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