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宣战书

第二十六章 宣战书

  东方知晓回了自己的小笼子,仿佛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第二天早上,江子初洗涑后走到院子里,抱起她的时候眉头轻轻蹙了蹙。

  「岁岁,你是不是又乱跑了?」

  江子初摸到了她尾巴上沾上的土,觉得有点不对劲。笼中里一直被打扫的很干净,这土又是从何而来的?

  东方知晓闪躲着他的手,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日……这家伙别总乱摸行不行!

  良久,江子初叹息了一声,不在问下去了。兔子又不会说话,问了也没用。将兔子抱回了房间,他彻底开启了严加看管的模式。

  东方知晓不老实的蹬著小腿,看着窗外的风景,双眼忧郁。外面的世界如此美好,可她却只能被关在这里,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在内心咆哮了一会,等江子初午休的时候,她总算是能无所顾忌的在房间里欢快的蹦哒了。

  她跳到柜子前,用鼻子在锁头上嗅了嗅。发现那锁头好像是坏的,她伸出小爪子打开了柜子。

  神神秘秘的感觉,江子初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东方知晓正好奇,探头进去一看,居然是用手做的几盏莲花灯。做工不是很细,但一看就是很用心裁剪的。

  她伸出爪子去摸,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这莲花灯,是她和江子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见他放过的。那个时候她刚刚成为魔教的教主,根基不稳,一天被人刺杀的次数比说话的次数都勤。

  后来遇见了江子初,大概是人生中最美的一次初见了吧。可惜结局,总是不能尽如人意的。

  「知晓,你不能相信任何人,那样只会害了你自己的。你的使命,你的责任,就注定了你和他的陌路。」

  依稀记得花晓凤曾经喝醉时迷迷糊糊说过的话,东方知晓叹了口气,将柜子合上,转身从跳出了窗外。为了魔教,也为了这江湖不在掀起腥风血雨,这次她必须要走了……

  江子初一觉睡醒找不到东方知晓,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一个人跑遍了后山,还是没有任何踪迹。

  当天夜里,宗域就收到了一封宣战书。魔教正式宣战宗域,于半个月后,所有人生死不论!

  「宗主,这下子你可不能坐视不管了啊!事关我们宗域的存亡,开不得玩笑啊!」

  二长老一向都是个胆小的主和派,这次当然也希望双方打不起来,就好置身事外了。

  「是啊,魔教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这次他们卷土重来,势必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他们身法诡秘,我们怕是会吃亏啊!」

  四长老也不赞同这一战,宗域早就不如当年鼎盛之时,一些正教门派也不服江子初这个宗主,怕是不会答应和他们联合起来对付魔教。

  「怕什么?七年前我们能赢,这次也一样。魔教那些作恶多端的败类早就该铲除,你们怕,老夫可不怕!」

  三长老第一个不服气,狠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大长老,「大长老,也还请你表个态吧!」

  大长老吞吞吐吐了半天,将视线又转移到了江子初身上,具体要怎么做,他依旧选择相信江子初这个宗主,毕竟当年这人是他亲自推选出来的。

  江子初思索良久,点头道:「接下吧。」

  不管接不接这个书,这一战都是无法避免的。接下的话,至少表面上还能说得过去。但能不能打起来,是个未知数。

  江子初转念一想,似乎突然想明白东方知晓为什么突然不见了。如果是她听到什么风声的话,那想必是会去找神瑶……

  「既然如此,就接下吧。」

  众人商量完了,最终还是听了江子初的,接下了宣战书。之后的两天里,风平浪静。无味一回来才知道兔子不见了,急得当场就跳起来了。

  「师傅,这好好的怎么就能不见了呢?是不是你又把它给放出来,它才跑丢的!」

  江子初懒得解释那么多,而且解释了只怕以他的智商也听不懂,所以干脆不说不理,装哑巴。

  「师傅你说句话啊,岁岁丢了我到底要不要派人下山去找啊?」

  无味急得想赶紧去找,但看江子初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也就没敢私自行动。

  江子初手里握著狼毫笔,不知道在纸上写的什么。良久,他才开口道:「不用担心,岁岁不会有事的。」

  无味瞪大了眼睛,最终也还是没能将好奇问出口……

  东方知晓下山后就直奔梵音谷,可跑到一半的时候她又犹豫了。神瑶的性格她在了解不过了,现在她盲目进去的话估计没有会搭理她,不如等到月圆之夜在寻找机会,那样的话或许成功的机率会大一些。

  打定了主意,东方知晓溜到了梵音谷附近的某不知名草丛中,一蹲就是一天。踩点她是很擅长的,这一天中有多少人进去,多少人出来,她都能摸的清清楚楚。

  「喂,你该不会又要去找白寻隐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吧!」

  神瑶刚踏出山谷,花晓凤就冲上前来拦住了她。

  「你真的相信他的鬼话,知晓还活着?那是不可能的,她已经死了七年了,不可能在回来了?」

  神瑶不理会她,声音清冷道:「让开。」

  不管是真是假,她都不会放弃这一丝一毫的希望。夺魂之术,就算是失败了,也不能证明东方知晓的死活。而且白寻隐已经说了,东方知晓的魂魄丢失了最重要的一块,如果能找回来,就能复活!

  「我可以让开,但希望你为魔教想想,不要再干蠢事了!」

  花晓凤愤然离开,留神瑶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东方知晓看到了这一幕,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她嘴里咬著毛毛草,一点一点的跳了过去。

  神瑶听到动静,低下头一看,一只雪白雪白的小兔子就在的脚下,在仔细看看,居然还觉得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她将兔子抱了起来,熟悉的亲切感瞬间扑面而来。

  「怎么在这里,山谷中有狼,你会被吃掉的。」她轻轻抚摸著怀中兔子,无奈道:「罢了,还是跟我走吧。」

  东方知晓缩进在怀里,有种想流眼泪的冲动。如果神瑶知道她就是东方知晓,她此时就在她的怀中,会不会很高兴呢。

  进了山谷,东方知晓看到了熟悉的院子。以前那个小院子一直都是她种花种菜用的,穿过小院就会到魔教的正殿,那里戒备森严,只要进了正殿到了后殿,才算是真正的进了魔教的领地。

  神瑶一路抱着小兔子进了正殿,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心情不太好。

  「参见大长老。」

  门口的两个守卫早就不是熟悉的面孔了,东方知晓不由得在内心叹气,进了殿内,她就被神瑶放到了椅子上。

  然后神瑶离开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她在椅子上睡了一下午,完全被遗忘了。

  在醒过来时,东方知晓是被饿醒的。迈著小短腿从椅子上跳了下去,然后遛出了殿门。抬头一看,今夜竟然是月圆之夜。

  东方知晓心中暗喜,如果今天晚上能化成人形,她就有机会能见到神瑶了。正想着,耳朵就突然被人揪了起来。

  「这哪来的大肥兔子啊,看来今天晚上下酒菜是有了,哈哈!」

  「连跑都不跑,看样子今天晚上咱哥俩走运了!」

  两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守卫抓住了东方知晓,二话不说就要抓她做成烤兔子。

  东方知晓暗叫倒霉,跑也跑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带走变成烤兔子,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兔子咋还不动了呢,真奇怪。」

  东方知晓一动不动,悲伤到自暴自弃。

  守卫把她抓起来一看,吓得妈呀一声,将她扔到了地方。

  「眼睛……眼睛……那兔子的眼睛……」

  守卫吓得哆嗦起来,「血红血红的,吓死老子了!」

  「啊?不会是什么兔子妖怪啊,我看看。」

  那守卫拔出刀朝着东方知晓走了过去,结果直接扑了个空。

  东方知晓拔腿就跑,跳进草丛里就不见踪影了。等到夜彻底深下来,发现她不见了的神瑶找了出来。

  「看没看见有兔子从殿中跑出来?」

  两个刚刚被东方知晓吓到的守卫连忙点了点头。

  「是看到了一只兔子,双眼血红血红的,老吓人了!」

  「往那边跑了……」

  神瑶赶紧顺着方向追了过去,这时,草丛中突然传来了动静,还有一道红色光稍纵即逝。她跑过去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女子一身白纱裙不同于以往,她记忆中那个张狂的红衣少女,此时就像个圣洁的天使一般对她微笑。

  「神瑶,我回来了。」

  一句我回来了,让神瑶瞬间红了双眼。她冲过去紧紧搂住了东方知晓,无比用力。

  「我回来了……」

  东方知晓拍了拍她的背,心中一阵感概。不管曾经发生过多少事,她都回来了。魔教一笔笔的债她会全部讨回来的,但绝对不能是现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0)>>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宣战书

6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