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兔子也要调戏美男子

第二十七章 兔子也要调戏美男子

  再见到东方知晓,神瑶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两个人注视了彼此良久,谁都没在开口。

  「时辰不早了,我长话短说。在我没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你先不要冲动对宗域和江子初下手。」东方知晓握著神瑶的手叮嘱道:「千万要记住我说话,我还会回去继续留在江子初身边的。」

  神瑶点了点头,将从白寻隐哪里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东方知晓,也包括她身体如今在白寻隐师傅哪里的事情。

  「竟然会是这样,他用秘术救我,想必费了不少功夫。」

  白寻隐能用这种危险的办法,可见当时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不过东方知晓现在更好奇的是,他师傅究竟会是什么人……

  「教主,既然已经回来了,你为何还要到宗域去?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只怕是……」

  神瑶有所顾虑,她再也经受不住东方知晓离开了。魔教一直没有再选新的教主,也是因为她一直的阻拦。

  「还有很多事情我没弄清楚,当年青河镇的官饷被劫,到底是谁陷害的我们魔教。而且江子初的眼睛……」

  东方知晓叹了口气,她终究还是不明白江子初到底想的是什么。她死了之后,江子初又做了什么呢。

  「教主,当年你的父亲就是被那些正派活生生给逼死的,你都忘记了吗?」

  神瑶上前一步攥住了她的手,眼中满是怨恨。江子初,还是江子初!为什么她就是这么执迷不悟呢,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的事情!

  「我……」

  东方知晓表情有些吃惊,她记忆并不完整,好多事情真的记不得了。尤其是在来魔教之前那些美好的记忆,一点都不记得了。

  「教主,别再相信他。那些都是假象,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神瑶不同意东方知晓离开,说什么都不肯放手。她已经体会过那种失去亲人的滋味了,不会再失去一次了!

  「我的命是你捡回来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在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东方知晓叹了口气,眼神坚决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神瑶,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必须要这样做,必须要回去!」

  不等神瑶说话,她便跑着离开了。跑到后山坡上一个人坐在树下待了很久,等天亮变成兔子的时候才沿着记忆的路回了宗域。

  看到她的时候,无味满脸的不可思议,走过去将她雪白的身子拖了起来,瞪大眼睛道:「这……你居然自己回来了?师傅……师傅快来看啊,兔子回来了!」

  江子初听到动静,手中的茶杯一颤,立刻从屋子里面快步走了出来。触碰到熟悉的手感,他才确定她是真的回来了!

  「师傅,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无味都以为兔子这种生物是最不愿意被关着了,想不到这还有个傻兔子,竟然自己回来了!

  「大呼小叫什么。」

  江子初抱着怀中的兔子回了房间,放到桌子上和她对视良久。

  「岁岁……」

  两个字之后,他就没了下文。或者,他不该在叫她岁岁了,昨夜也是月圆之夜,她跑回去一定和神瑶见面了。

  「知晓……我……」

  江子初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矮下身子来,清俊的容颜靠近了东方知晓,感觉到她的两撇小胡子一动一动的,不由得笑了。

  东方知晓在内心傲娇的冷哼一声,耐不住眼前的美色,就将小耳朵竖起来,伸出舌头在江子初的脸上舔了舔。

  江子初被这突如其来亲昵的举动惊到了,他耳根一红,感觉躲开了东方知晓。

  某兔一脸得逞,兔子也可以调戏美男子,没见过吧嘿嘿嘿!

  「师傅……」

  无味进屋刚要说什么,就看到了江子初正红著脸向后躲。他用手挠了挠头,感觉自己今天收到的惊吓有点多。

  东方知晓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着江子初,看到桌子上一盘子的桂花糕,毫不犹豫的用小爪子捧起来往嘴里塞……

  夜深,七皇子府。

  自从上次花晓凤试图要救出白寻隐后,左铭就让全府都加强了戒备。这次他是真的严肃起来了,每天除了送饭完全不和白寻隐交流,还时不时的就加派人手过来。

  「日……无聊死了。」白寻隐翘著二郎腿躺到床上,满脸写着暴躁。在这连个黑天白夜都没有,简直是要把他逼疯的节奏!该死的左铭,等他出去了之后就让这个家伙知道什么叫残忍!

  正想着,只听后窗户支呀一声被人推开了。他翻身坐起,见来的人是神瑶,眼神微微惊讶。

  「这里戒备这么森严,你怎么进来的?」

  神瑶懒得回答他这么愚蠢的问题,开门见山道:「教主回来了。」

  白寻隐正想说『你说的什么猪话』,反应过来后,整个人直接兴奋的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她来找你了,真的啊!」

  真的没想到东方知晓最后的魂魄居然可以幻化成人形,看来他之前就应该想到的,血月之夜天生异象,定然会和东方知晓有关系。

  「没错,教主不让我对那些正派的伪君子下手。她现在又回到了江子初身边,我想问的是……」

  神瑶表情有些纠结,似乎难以开口,之前时间太紧迫了,她根本没机会询问东方知晓变成兔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这个问题,恐怕也就只有白寻隐能解释了。

  「我猜,她不是灵魂状的,那一定是附身在某种东西上,比如动物?」

  白寻隐对夺魂之术了解颇多,大概就能猜测出东方知晓最后的那一魂会寄生到某种动物的身上。不过像东方知晓那么凶的女人,恐怕会寄身在狼,狮子或者老虎这种动物身上吧!

  「没错,是我亲眼看见的,她变成了一只……兔子。」

  白寻隐张大了嘴巴,无语道:「你没搞错吧?她那么凶的女人居然会和兔子的灵魂相契合!这假的吧!」

  神瑶翻了个白眼,觉得今天过来纯属就是在浪费时间。白寻隐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估计是指望不上他现在帮东方知晓恢复肉身了。

  「阁下三番两次的进本殿下的府中,不打声招呼就走,未免也太不礼貌了吧。」

  这时,莫子贤和左铭带着人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来势汹汹的,连府中弓箭手都派来了。

  门一推开,白寻隐暗自叫苦。真的是够倒霉的,神瑶要是在这个时候被抓了,那可坏了,这世间绝对不会再有人来闲着救他了!

  「呵,本长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拦住我,就凭你们?」

  神瑶双手背在身后,老神在在,看起来丝毫不担心。莫子贤她以前就打过几次交道,不过那是在东方知晓还没有死之前,这个人不好对付,二十岁的那年就搬出皇宫自立门户,江南大多数的势力都为他所用,可见不一般。

  「魔教的大长老,还是不要自信为好吧。七年前的事情,本殿下劝你不要在查下去了。就算是查清楚了,死去的人也不会在回来了,又能有何意义呢?」

  莫子贤再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略微的向下瞟了瞟。关于东方知晓的死,他当年也确实没预料到。准确来说,他是根本就没想到江子初会那么狠。这两个人相爱相杀一场,在他看来真真是可笑至极了!

  「陷害我魔教的人,我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七皇子,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但别妄想我魔教会归顺于你!」

  神瑶可没忘,当年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用手段逼迫东方知晓的。还有江子初那个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这两个人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人!

  莫子贤笑了笑道:「大长老,不愿合作,本殿下当然也不会勉强。但是最近我手里的人找到了证据,永安王的死和你魔教的人脱不了关系,既然不愿意,今天就把命交代在这里吧!」

  说到最后,他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本想看在东方知晓的面子上放过她一马,谁知道这个女人这么不识趣。若是当年的事情查出来了,对他可是大大的不利……

  「哼!不自量力!」

  神瑶一掌朝着莫子贤的方向劈出去,左铭赶忙上前挡住,拔出腰间的刀和神瑶打了起来。

  白寻隐攥紧了拳头,有点恨自己不会武功。当年那场大战要不是宁九护着他,他恐怕早就被乱箭射死,血溅当场了。

  神瑶和左铭武功不相上下,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莫子贤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扳指,表现有点不耐烦。他一挥手,朝着身后的侍卫说道,「速战速决。」

  「是,殿下!」

  咻咻咻!无数的箭雨朝着神瑶的方向射了过去,她连忙躲避,却不小心挨了左铭一掌。

  「卑鄙小人。」

  神瑶咬紧牙关,刚想冲过去就被跑上前来的白寻隐给挡住了。

  「放她走,你想要的我都会告诉你!」

  莫子贤冷哼了一声,「好,算你们识趣!」

  他这几个月的功夫总算没有白费,终于能有办法让白寻隐开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兔子也要调戏美男子

67.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