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你是我一场醒不来的春秋大梦(1)

第二十八章 你是我一场醒不来的春秋大梦(1)

  江南江家,一大清早江云中就得到了探子传回来的消息。

  「你说什么,七皇子从鬼医那里得到了那本奇书!」

  白寻隐居然落到了莫子贤的手里,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传闻那本奇书里的秘术能够医死人活白骨,若是真的,那当年死去的魔教教主东方知晓岂不是……

  江云中不敢在想下去了,要是东方知晓还活着,势必会找他们江家算账的。

  「是啊老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江云中挥了挥手道:「不急,现在定论还太早。莫子贤既不愿意娶我的女儿,这合作他也别想那么轻易!」

  正说著,江诗舞就不顾看守侍卫的阻拦闯进来了。

  「爹!那只兔子呢,你快派人把那只死兔子给我抓回来!」

  江诗舞气都快气死了,那该死的兔子就在一群人的眼皮子底下跑了,简直是见了鬼了!

  「你说的什么兔子?胡闹什么呢!」

  江云中已经够心烦的了,见江诗舞因为一只兔子在他这里大呼小叫的,顿时气的不行。

  「爹,那只兔子有古怪。你是没看见表哥对那个兔子有多宝贝,这根本就不正常。你快派人把那个该死的兔子找回来啊!」

  江云中推开她的手,不耐烦道:「说什么浑话呢,一只兔子能有什么古怪的。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得七皇子的青睐,若是有机会,就是以后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后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江诗舞跺了跺脚,坐到椅子上小声道:「什么七皇子,七皇子算什么。我表哥才是真正的人中龙凤呢,我不管,我就要做宗主夫人。爹,你答应过我会让表哥娶我的。」

  江云中叹了口气,很是无奈。江诗舞从小就爱慕江子初,他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可如今江子初已经是废人一个了,根本就不值得拉拢了。要不是江云烟劝著,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女儿八抬大轿送到七皇子府里去。

  「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呢!」

  江诗舞扁了扁嘴,委屈道:「爹……」

  「别说了!」江云中一挥袖子,冷声道:「赶快回你的房间去给我好好学学宫中的礼数和规矩,我会叫人看着你的,学不好不准吃晚饭!」

  「爹……你相信我,那只兔子真的有古怪啊!爹……」

  江诗舞不管怎么说都没人相信,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再去宗域一次,如果那只兔子还在江子初的身边,就一定是有古怪!

  于是同时,宗域后山。

  自从接下了魔教的宣战书后,三长老就带着人一直在后山加紧训练。江子初这个宗主依旧是闲散人一个,每天待在自己的院子里无所事事,栽花种草,陶冶情操。

  「师傅,七皇子府的人传信来了。」

  无味收到飞鸽传书后,就立刻将信交给了江子初,在他耳边小声耳语了两句。

  东方知晓趴在桌子上偷吃糕点,兔耳朵一竖,凭著自己异于人类的听觉窃听到了情报。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莫子贤已经全部都知道关于白寻隐用夺魂之术救她的事情了,但其他的并没有全部说出来,莫子贤打算把白寻隐交给江子初,想借此引魔教出来。

  「嗯,传信过去,就说我答应了。」

  事关东方知晓,江子初知道是绝对马虎不得的。而且白寻隐他是一定要救的,莫子贤野心不小,只怕是会借此提出什么条件来。

  「是,师傅。」

  江子初走过去抱起桌子上的兔子,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耳朵,神色难掩疲惫。要是有些话能这样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也免得这一次他只能一直小心翼翼的在身后默默守护着她。

  东方知晓耳朵动了动,极其不舒服的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准备好好睡一觉。房间里淡淡的薰衣草香味让她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梦里又回到了从前。

  「晓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魔教的教主了。咳咳咳……」

  东方知晓还依稀记得父亲临死前的叮嘱,那副瘦骨如柴的身躯,如同枯槁的双手。

  「我对不起你娘,更对不起你。魔教我就托付给你了,我不是一个……好的父亲。能留给你的,只有这把魔刀了……」

  东方知晓揉干了眼泪,握紧了手中的魔刀。她十五岁那年,江湖风云录上曾写到女魔头三战六大门派长老,魔刀见血出鞘,扬名天下!

  「教主,京城那边传来消息,朝廷的官饷会在三日后到达我们的辖区,孙大人已经花钱打点好了我们的人。这次,我们是否出手。」

  东方知晓手指挑起茶杯,神色淡淡道:「朝廷的饷银南下赈灾,江家在江南一带家产万贯,江南受灾为何不出点血?」

  神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江云中老奸巨猾,巴不得坐收渔翁之利呢。这次的灾情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朝廷的这一千万两的赈灾银,不知是何人从背后夸大其说,让皇帝老儿这般重视,当真就从国库里出了这么多银子。」

  东方知晓挑了挑眉,大概猜测到了几分。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借着赈灾的名义贪污这笔赈灾银?」

  神瑶嗤笑一声,不点破道:「我可没说,教主自己想。」

  东方知晓将茶杯丢到一边,伸著懒腰道:「不想了想不了,我饿了,一会去醉仙楼,我要听仙仙姑娘唱小曲,还要吃八宝鸭。」

  神瑶无奈摇头,「怎么又要往京城跑,最近教里的开销严重过度,不能在去醉仙楼了。」

  有个能吃能花钱的主子,她这个管账本的仆人表示真的心好累。

  「怕什么,今天有人请客,放心吧。」

  「教主,喂……」

  东方知晓双手背后,女扮男装俨然一副大爷的做派。如果没料错的话,今天是月底醉仙楼主子来上门查账的时候,如果运气好的话,她一定会撞上熟人的!

  「老样子,天字一号包间。先上茶后上菜,三个美人齐活,爷有的是银子!」

  东方知晓一边朝楼上走着,一边大方的说道。

  「这位爷,今个不巧,天字一号包间已经有客人了,要不您屈尊换一个?」

  东方知晓一掌排在了楼梯把手上,佯怒道:「谁啊?那个不长眼的敢抢爷的包间,爷非要上去看看!」

  「哎……这位爷……」

  小二根本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方知晓推门冲了进去,和无味撞了个正著。

  「你!怎么是你啊……」

  无味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来得的人居然会是东方知晓,立刻警惕的摆好了要干架的姿势。

  「无味,不得无礼,你先下去吧。」

  江子初放下手中的账本,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方知晓。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东方知晓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不客气的大吃大喝起来。

  「八宝鸭,还有店里特色的冷盘,都是我爱吃的……」

  她吃得不亦乐乎,没注意到江子初眼底滑过丝丝笑意。

  「跑到这里来,就为了蹭我这顿饭吗?」

  东方知晓咬死不承认,「明明是你抢了爷的包间,吃你顿饭过分吗?对了,我听说你们宗域最近接了一笔大买卖,真的假的?」

  江子初让人把账本收了,躺到摇椅上道:「无可奉告,教主吃完了就尽快走吧。自古正邪不两立,江某并不想引人误会。」

  东方知晓抹了一把嘴,小声嘟囔道:「切,假惺惺的伪君子。你们这些正派里的人活得可真累,不用你说本教主也知道!」

  七皇子莫子贤乃是江子初的至交好友,恐怕这一次负责运送官饷的人,就是宗域的人吧。不过也不一定,莫子贤在江湖上的关系很吃得开,有一些别的正派插手也属正常。

  「这件事情,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

  江子初感觉颇为头疼,东方知晓向来都是一个不闯祸就绝不消停的人。这一次的官饷,她既然得到消息了,就绝对会插手。

  「成,看看你今天请我吃饭的面子上,我可以答应你不插手官饷,但是江云中那个老狐狸……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本教主帮他放放血!」

  「你又要胡闹什么?」

  江家再怎么说也是江子初的本家,他不可能坐事不管的。

  「我还没说干什么呢,你就急了。怎么著,心疼你那个小表妹啊?」

  东方知晓翻了个大白眼,心里一阵不爽。饭还没等吃完,她就撂筷子走人了。

  「师傅,这女魔头怎么又来了?下次她要是再来,我非给她揍成猪头不可!」

  无味看着桌子上被吃剩下的饭菜,气的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师傅也真是的,每次都让那个魔教的女魔头在他面前这么放肆,这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

  「不得胡言乱语。账本的事情你看着处理吧,我先回去了。」

  无味啊了一声,表情很是无语。心说著您不看账本,那您来干什么啊。每次过来都是和女魔头打个照面就走,糊弄谁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你是我一场醒不来的春秋大梦(1)

70%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