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重度昏迷的兔子

第三十一章 重度昏迷的兔子

  是夜,七皇子府

  「你下这么重的手,你有没有点人性了。我看莫子贤是禽兽,你也没比他好到那里去。滚,赶紧滚,别再这里碍眼!」

  白寻隐看着躺在地上重伤昏迷的神瑶,气得对左铭一阵破口大骂。

  说好了放他们走的,莫子贤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知道了关于东方知晓的消息就立刻把他们关起来了。他不会武功,神瑶又受了重伤,要不是没办法,真的想一拳锤爆莫子贤的狗头!

  「我是来送伤药的,爱要不要。」

  左铭也没什么好语气,把药扔给白寻隐就要走,转身衣角却被人拉住了。

  「等会儿……我好饿啊……」

  一天没吃东西了,他是真的饿了。语气极其委屈,弱小可怜又无助,还饿。

  左铭嘴角狠狠一抽,本来不想管他,但是又有点狠不下心来。

  「我去给你们找吃的。」

  白寻隐点了点头,拿起药打开问了问,上好的金疮药,治外伤。看来这个人,也没有他想得那么冷血嘛!

  「咳咳……这是哪里?」

  神瑶悠悠转醒,只觉得胸口疼的厉害,就连呼吸都很困难。左铭内功深厚,若是七年前神瑶是绝对不会输给他的,但是那场大战后她内功受损无法修炼,才会留下暗伤,至今都无法痊愈。

  「我们被莫子贤那个王八蛋阴了,他已经知道知晓还活着了,可恶!」

  白寻隐想起来就很气,早知道就不说了,谁知道莫子贤那个家伙到底打的是什么注意。他费尽心思把自己抓来,肯定就是为了知道那本书上的秘术。

  「罢了,早晚都瞒不住的。花晓凤会派人来救我们的,咳咳……」

  神瑶胸口疼的厉害,想起东方知晓如今身处宗域,她心里就一阵不安。万一教主要是有什么危险,她真的死不足惜!

  「快吃吧。」

  只听支呀一声,左铭推门走了进来,将食盒放下后,又漠然的转身离开了。

  白寻隐抓了抓脑袋,帮神瑶涂好了药之后又给她喂了点水,两个人这一夜都过的及其煎熬,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不等两人睡醒,府里的侍卫就闯进来,把他们两个给分开关押了。

  「喂,你们这是干什么!」

  白寻隐彻底火了,嚷嚷道:「她身上还有伤呢,你们有没有人性啊!」

  侍卫懒得回答他,直接拖走关进了另外一个黑屋里,全程冷漠脸,和左铭如出一辙。

  「没人性,你们这群该死的家伙!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左铭,你给我出来,有本事出来!」

  白寻隐疯狂踹门,骂了半个多时辰都没人理他,等他骂的口干舌燥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左铭推门走了进来。

  「骂够了?喝点水吧。」

  白寻隐气的差点当场去世,伸出一根手指气呼呼的指着他,威胁道:「等著,我早晚取你狗命!」

  欺负他不会武功是吧?等他出去了,就让这个家伙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残忍。一包痒痒粉,绝对能让他爽上天!

  第二天一早上,宗域。

  江诗舞始终觉得那只兔子有古怪,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大清早避开了门口的守卫,快马加鞭的从家里跑了过来。

  「表小姐,你怎么来了?」

  无味正在院子里面浇花呢,就见江诗舞急匆匆的跑进了院子。

  江诗舞没理他,直接将视线放到了院子里的笼子。见里面空空如也,一颗悬著的心放了下来。兴许那只兔子是真的跑了,看来这一切都是她多想了。

  「我来看看表哥,你们吃早饭了没有?」

  无味摇了摇头,「师傅和岁岁还没起呢,我一会儿就煮粥。」

  对于最近总是爱懒床的师傅,无味表示很无奈。之前没有岁岁这只爱宠的时候,师傅每天都规规矩矩的,作息时间从来分毫不差。现在有了岁岁,两个人动不动就赖床,有时候太阳都晒屁股了还起不来呢。

  「岁岁?什么岁岁?」

  江诗舞脸色一下难看了下来,听名字就知道肯定是个姑娘家,难道她表哥房里藏了个女人不成?

  「无味,早膳准备的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江子初推门走了出来。当看清他怀中抱着的是只兔子时,江诗舞脸色更加难看了。甚至,表情还可以说是很奇怪。这是兔子,是怎么自己跑回来的?难道它真的通灵性不成!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江诗舞暗自攥紧了拳头,笑着上前道:「表哥,我也没用早膳呢,不如一起吧。」

  江子初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表示。他伸手摸了摸东方知晓的小脑袋,像是在提醒她该睡醒了。

  东方知晓趴在他怀里睡得正香,蹬了蹬后腿,有些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白莲花的那张恶毒嘴脸时,吓的她差点都江子初怀里蹦出去。

  奶奶的,她可没忘记上次这个狠毒的女人是怎样对待她的,居然要吓人把她剥皮做成汤,太狠毒了吧!不过今天她既然来了,那也就是时候该报仇雪恨了!

  一人一兔心里都各自打着主意,无味将煮好的粥和小菜端了上来,几个人吃著东西,默默无话。

  江诗舞咬著筷子,心里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过了一会儿,她将视线又放到了东方知晓的视线上,说道:「表哥,你怎么一直抱着一只兔子?也该给它喂点东西了吧。」

  江子初轻轻皱了皱眉,有些不舍得放开怀中的兔子,只好说道:「嗯,你不必管她。」

  东方知晓一听这话,在内心里冷哼了一声。什么叫不必管,难道兔子就不需要吃饭了吗?居然就让本教主在这看着你们吃饭,有了表妹就忘了兔子,过分!

  江诗舞裂开嘴角勉强一笑,戳著碗里的粥,心下千思百转。看表哥把这只兔子宝贝的,还真是不好下手啊!不过……他总不能时时刻刻都看着这只兔子吧,毕竟他眼睛看不见,总有松懈能下手的时候。今天,她说什么也要把这只该死的兔子给弄死,不让她再纠缠着江子初!

  「表哥,我吃好了。」

  江诗舞放下筷子,掏出丝帕来擦了擦嘴,动作极其优雅。东方知晓看着她,都忍不住浑身一酥。幸好江子初是个瞎子,不然恐怕也难以抵挡这样的美人吧。

  「嗯,吃好了就早些回去吧。」

  江子初态度依旧冷漠,早膳也没吃上两口。无味倒是没管那么多,独自一个人埋头吃饭,还吃得很开心。

  「我刚来你就又要赶我走,听说后山的花都开遍了,我还真想去瞧瞧呢。表哥,要不你陪我去看看花吧。」

  江子初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我眼睛不方便,不如就让无味陪你去吧。」

  无味啊了一声,无辜躺枪表示很委屈。他才不要和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去看什么花呢,想想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那不如,就让那只小兔子陪我去吧。」

  还不等江子初拒绝呢,江诗舞就上前一步伸手要去抢他怀中的兔子。

  东方知晓无处可避,不小心被她长长的指甲给滑到了肉乎乎的爪子上。

  「不行。」

  江子初语气突然加重,把江诗舞和无味都给吓了一跳。

  江诗舞赶紧收了手,委屈巴巴道:「表哥怎么这么宝贵一个畜生啊,碰都碰不得了。算了算了,我走就是了!」

  她气呼呼的转身离开,嘴角却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很快,这只兔子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江子初就算在喜欢,也不可能成天抱着一只死兔子吧……

  东方知晓见江子初这么护着自己,心里好受了不少。从前她还是她的时候,没少被江诗舞设计。每次都看在江子初的份上忍了,要不是现在不方便,她真的想大嘴巴子抽过去!

  「以后派人在外面,不要放一些不想干的人进来了!」

  江子初真的担心江诗舞会对东方知晓不利,干脆连人都不让进这个院子了。

  「是。」

  无味看出江子初有多宝贝岁岁这只兔子,也不敢在随便放人进来了。

  东方知晓看着自己被挠出一道浅浅痕迹的爪子,想用另外一只爪子去摸摸。她动作很可爱,江子初笑了笑,看到痕迹时,又觉得有点心疼。

  她现在这么脆弱,要是不在自己身边了,要如何是好。无论怎样,他都要想尽一切办法保守秘密,保护好她。

  东方知晓正想着发出抗议,要点东西吃,就感觉四周一阵天旋地转,她脑袋耷拉下去,陷入了昏迷中。

  「无味,无味……」

  江子初感觉不到东方知晓在动了,急得手心里的汗都出来了。

  「师傅,岁岁好像……好像昏过去了。」

  一动不动,完全像是死了一般。但她鼻尖还有气息,看样子是陷入了重度昏迷,已经失去意识了。

  「这是怎么回事?」

  江子初回想起刚才,脑海里画面一闪而过,刹那间怒火滔天,咬牙道:「江诗舞!」

  该死的,真的没想到她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对东方知晓动手,当真是小看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重度昏迷的兔子

77.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