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幻境虚实

第三十三章 幻境虚实

  东方知晓在村口一直徘徊不定,刚才不知从何出响起的声音却再也没出现过。她硬气头皮向前走了两步,心想或者有关于儿时一些父母的记忆或许就可以从这里找到。

  她母亲明明是个在平凡不过的人,到底是如何与魔教教主东方沧溟相识相恋的呢?

  「教主,我等已经搜遍全村,没有找到韶华夫人的下落!」

  东方知晓恍惚的一瞬间,眼前已经是另外一番光景了。只见东方沧溟带着人出现在村口十米开外,身后跟着大批人马,看样子是在寻找什么人。

  「这绝对不可能,她大著肚子还能跑到哪里去!」

  东方沧溟眼神目光变得狂躁起来,立刻下令道:「再到下一个村子去搜,要是再找不到夫人的话……」

  黑衣人们集体浑身一抖,「是,属下明白!」

  画面再一转,这些人又集体消失不见了。韶华夫人……这是母亲的名字!东方知晓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的魂魄居然真的可以穿梭时空!

  「回去吧,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回去吧……」

  之前那道苍老的声音又重新响起,东方知晓顾不得许多,一转身,就发现一个白袍老者正站在那里,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这到底是哪里,我又为什么会在这儿?」

  白袍老者叹了口气,「姑娘,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你如何分得清?」

  东方知晓啊了一声,显然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虚实真假,难道这里是又是她的梦境不成?自从她的魂魄进入到兔子体内之后就重新拥有了意识,在那之后,她就经常会做一些离奇古怪的梦,梦到从前的事情。

  「请问,这到底是哪里?」

  东方知晓看着四周,还没有等到白袍老者的回答,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的身体腾空跃起,不受控制的被不知名的力量牵扯,疾风而过,她已经落到了灯红柳巷之中。

  华灯初上,上元佳节。京城里的大街上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东方知晓穿梭在人群当中,作为游魂体的她没有任何人能看见。哪怕是偷了小贩的莲花灯和冰糖葫芦,也没人能发现得了。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她就走到了湖边。场景似曾相识,可惜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她不知道是该忧伤多一些,还是该怀念多一些。

  京城似乎永远都是这副老样子,表面繁华内里肮脏。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她眷恋这里。到如今,那种感觉就已经变得很淡很淡了。

  「公子,好冷啊……放完灯,我们就可以去醉仙楼吃东西了吧!」

  无味冷得浑身发抖,这天寒地冻的出来放花灯,也真是想不开。东方知晓都走了三年了,师傅还是坚持每年来放花灯。

  「不急,我想……在这里跟她多说几句话。」

  江子初每年都来,可惜那个人却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大放厥词的说什么心中有江山万里了。这盏莲灯,其实早就灭了吧……

  无味叹了口气,心想这又是何必。他们本就不是同路人,有如此结局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师傅他……终究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东方知晓不知不觉的靠了过去,看着他略带沧桑的双眼,心中一阵剧痛。三年了,原来已经过去整整三年了啊……

  这个人还是一样,和从前一点都没变。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去抚摸他的脸庞,可所触及到的却是一片迷雾。

  「这……」

  当她把手伸回来的时候,画面又消失不见了。她仍然处于一片漆黑当中,伸手不见五指。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东方知晓突然想起那位白袍老者说的话,或许那位老者跟这些事情都有一些瓜葛吧。又或者,他就是幻境当中的人……

  「这都过去一晚上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无味用手撑著下巴,急的一整夜都没睡。白寻隐守着这只兔子一晚上了,也没见他把脉施针什么的,到底靠不靠谱啊!

  「你别吵,打扰我诊断病情了。晓晓现在还活着呢,只是这只兔子可能是真的死了。」

  无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问道:「那这不还是死了吗!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师傅一声,你这个不靠谱的江湖骗子!」

  白寻隐切了一声,「我懒得和你这个猪解释,解释你也听不懂!」

  「你……」

  无味气的用手指了他半天,转身愤然离去……

  「师傅,你说奇不奇怪吧。我看还是找个正经的郎中看一看吧,别被某些人给骗了!」

  无味把刚才白寻隐说的那番话都讲给了江子初,结果没想到江子初听完之后只是微微一笑,并且表示道:「无妨,随他吧。」

  白寻隐说的没错,兔子确实是死了。因为东方知晓的魂魄已经不在兔子的体内了,至于她现在在哪,或许有别的办法可以找到她……

  「我知道了!」

  白寻隐突然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激动道:「我师傅那里,一定是我师傅哪里!」

  东方知晓的身体一直被冰封在山谷当中,或许重生的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他师傅肯帮忙,就一定没问题!

  「立刻出发!」

  江子初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莫子贤,也只好先委屈神瑶一下,一切等他们回来再说。

  一行人秘密前往山谷,无味依依不舍的抱着已经死去的兔子。岁岁居然就是东方知晓,怪不得师傅之前举动会那么奇怪。怪不得江诗舞要至一只兔子于死地呢!

  可到底是师傅心软,考虑到江云烟,也没把江诗舞怎么样。不过她嫁进七皇子府做小妾的事情,是已成定局了。

  无味不知道莫子贤是怎么答应了,但这件事情,师傅一定从中作梗了。

  三日后的上午,三个人一路跋山涉水终于到了白寻隐师傅所归隐的山谷。

  「这地方还真的是够偏的,不过现在这个季节…你们哪来的冰棺啊?」

  白寻隐笑了笑,「冰棺是天然形成的,这谷底深得很,百丈悬冰,寒气冲天。不过倒也是个修炼的好地方,要想见到晓晓,估计你们要糟点罪了。」

  「谷底很冷,我们爬下去就要一个晚上。你……能行吗?」

  江子初眼睛看不见,这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了,估计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无味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也太小看我师傅了,不就是爬个破悬崖吗,对我师傅来说小菜一碟!」

  江子初皱了皱眉,「可以,开始吧。」

  这悬崖处处寒气,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下去。他虽然没有内功,但自小习武,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行,那就下崖吧。」

  固定好了绳索,白寻隐最先下去了。无味紧随其后,扶著江子初帮着他一点点的下涯。

  「我自己可以。」

  江子初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对周围的气流很敏感。三个人拉着绳索下了几个时辰,发现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越来越冷了。

  白寻隐冻得直打哆嗦,脚底下也越来越不稳了。他本来就不会武功,所以每次下悬崖都是最煎熬的时候。不过还好他每次都命大,等体力快要不支的时候只需要吹哨子,他师傅就会赶到了。

  这次也一样,快要到悬崖底下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哨子,用力的吹了起来。

  「待会我师傅就回来接我们了,你们要是累了就先歇一会吧。」

  无味累得气喘吁吁的,扶著江子初说道:「师傅,我们还是先歇一会儿吧。」

  江子初点了点头,三个人抓着绳索停在了距离崖下大约有百米处的地方。

  不出一会儿,一位白袍老者步伐矫健的赶了过来,直接抓着绳索踏轻功飞了上来,一只手拎着白寻隐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看我?」

  白寻隐疼得呲牙咧嘴的,满脸讨好道:「师傅你轻点……轻点啊!我这不是最近遇上点事儿吗,才没来得及看你老人家。无味,快把我给我师傅准备的酒拿过来。」

  无味切了一声,从包里掏出了酒壶扔给了他。

  「好酒好酒,这还差不多!」

  白袍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他们进了山谷深处。这谷里晚上什么都有,你们千万不要随便走动。要是想看那个丫头,就等大雾散了再进洞口吧。

  「好。」

  江子初倒是也不急,四个人围坐在一起生了一团火。白袍老者这才仔细打量江子初,见他气宇不凡,相貌出众,心中大概有了猜测。

  「师傅,最近冰棺那里有没有什么动静?」

  白袍老者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动静,还是和之前一样。你们这次来,寓意何为?」

  夺魂之术是禁术,不过为了救人,当年他还是答应尽力一试了。付出的代价的确不小,但他此时更希望的是,这夺魂之术试验成功,才不枉他这么多年的精心钻研。

  「师傅,我们就是想看一下。」

  白寻隐挠了挠头,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白袍老者没再多问什么,四个人默默无话,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天大亮,浓雾散去后,白寻隐等人才悠悠转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0)>>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幻境虚实

82.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