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被气得吐血的冷贤

第三十九章 被气得吐血的冷贤

  看着神瑶身上的伤,东方知晓心中是一万个心疼。莫子贤那个该死的家伙,就是在拿鞭子抽他个几百下那都不解气。不过上次自己将他打了一顿,也算是先讨回点利息来了。

  神瑶疼的几乎不能动弹,等上好了药,东方知晓给她喂了点温水后才离开。

  白寻隐坐在楼下摸著自己脸上的伤,内心一万个委屈。他好想点一大堆好吃的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可惜没有钱。

  「老板,招牌菜来几个。」

  正想着,男子熟悉的声音就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了。抬头一看,只见左铭坐到了他的对面,一脸兴味的看着他。

  「你这家伙怎么来了,想干什么?」

  白寻隐一脸的戒备,他当初可是好不容易从七皇子府中出来的,现在打死他他也不想再回去了。

  「不干什么,吃饭。」

  等菜上齐了,左铭拿起筷子,悠哉悠哉的吃了起来。

  白寻隐馋的直咽口水,心里怀疑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就在他的面前吃,简直是太坏了吧!

  「我也吃我也吃。」

  这个时候要脸面肯定是不存在的,是他自己主动凑过来一起坐的,反正大家都在一个桌子上,不吃白不吃。

  左铭没说什么,两个人安静的吃了一会儿,白寻隐这才发现不对劲。

  「不对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该不会是派人监视我们吧!」

  见他现在才想明白这个问题,左铭内心里有点想笑。

  「在京城里,你以为你们能逃过殿下的耳目吗?不过殿下既然放你们走了,就不会为难你们的。」左铭放下筷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喂……」

  白寻隐睁大了眼睛,似乎有点不明白他的用意。用手抠了抠后脑勺,心里莫名一阵烦躁。

  东方知晓正好下楼来,见桌子上一大堆的好吃的,也忍不住流口水了。好久都没有吃京城的菜了,难得能蹭饭!

  「这是你点的吗?你哪儿来的钱?」

  白寻隐张嘴刚想反驳,转念又一想,点点头道,「是……是啊,是我点的。」

  东方知晓哦了一声,放心大胆的吃了起来。酒足饭饱后,就收到了宁九的传信。

  信上大致是说人都已经准备齐了,今天下午就会找上白月教,冷贤暂时没有任何动静。

  「索性我也是闲来无事,你在这看着神瑶,我亲自去一趟。」

  出山之后打响第一仗,她也自然是要露个面的。东方知晓摸了摸下巴,就是不知道她这样做会不会惊动江子初那家伙。要知道,那家伙可算是正派领头的人物。她这样做,也就算是正大光明的和他作对吧。

  「你要亲自露面?」

  白寻隐眉毛皱了皱,显然是不太赞同。

  「反正早晚都是要露面的,这一次我就亲自去会一会冷贤那个老不死的!」

  「咳咳……」

  白寻隐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冷贤如今还不过五十岁,怎么在她眼里就成了老不死的了呢?

  东方知晓连夜出了城门,直奔白月教。在京城里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莫子贤的眼睛,但是一旦出了城,可就没有人再追得上她的踪迹了。

  此时的白月教,冷贤正在房间里一个人下棋,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一点点的朝他逼近。

  东方知晓还活着的消息让他大吃一惊,连续两天都没吃下饭去。一想起那个女魔头会找他算账,他都有点后悔当年和皇族之人合作陷害魔教了。

  自古正邪不两立,他们白月教不管怎么说,现在明面上还是臣服于宗域的,魔教要来找他们算账,宗域总不好意思说不管吧?

  这样想着,他心中的担忧就少了许多。正当他要准备就寝的时候,教中的子弟突然就闯了进来。

  「不好了家主,魔教……魔教的人打上门来了!」

  「什么?」冷贤大吃一惊,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道,「快!快去叫人,去宗域传信!」

  「是!」

  然而传信的弟子还没等跑出后门,就已经被魔教的人一箭穿心,死在门口了。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叫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宁九等人到了之后先不着急大开杀戒,而是悠哉悠哉的站在门口在把整个白月教给团团围住,吓得冷贤一张老脸都变了色了。

  「你们魔教……真的是好大的胆子!你们这样做,是想挑起正邪两派的战争不可!看来七年前的教训,你们是没记住啊!」

  「东方知晓已死,你们这些残兵蟹将还在这里挣扎,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冷贤在赌,赌东方知晓复活的消息是假的。一个已经死了七年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呢?一定是有人故意设局的,想要用这个方法来挑起两派之间的战争。

  宁九冷冷的笑了一声,没有说话。等一会儿教主到了,看这个老东西还有什么脸面!

  「你们现在赶快又带人离开,不要怪老夫没有提醒你们。太过猖狂,最好也考虑一下惹火宗域的后果!」

  魔教这些心狠手辣之徒来了不少人,眼下仅仅凭借他们白月教这些弟子是肯定打不过的。要想不被人抄家灭族,他现在是必须想个办法了。

  「你们的大长老呢?老夫要见她!」

  冷贤一边周旋著,一边焦急的等待弟子去宗域传信。

  「好久不见了老东西,你从哪儿听说的本教主死了?」

  魔教的人等了没多久,东方知晓就现身了。她一身大红袍在风中摇曳著,月色下,身后背着的魔刀竟好似在闪闪发光。冷贤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别人不认得,他可记得!

  东方知晓的魔刀,可不是一般的武器。魔刀认主,如果不是她本人前来,这把刀至少要过了几百年之后才会重新认主。

  也就是说,东方知晓眼下真的还活着!这么一猜测,冷贤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教主是当年受伤过重躲进深山老林里养伤去了,哪有那么容易就死了?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东方知晓摆了个酷酷的造型,继续气死人不偿命道,「至于为什么一出来就找你算账了,因为你这个老东西看起来最弱,当然要先拿你开刀了!这六界八荒四海都没有敢和本教主叫板的,你倒是敢在背后阴本教主!」

  东方知晓声音划过一抹凌厉,气的冷贤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东方知晓你……你欺人太甚!」

  居然敢如此侮辱他,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啧啧啧,这就发火了?欺负你又怎么样,欺负的就是你!」东方知晓拔出魔刀,气势汹汹道,「兄弟们,一起上,咱们今天好好欺负欺负这老东西!」

  她一口一个老东西的,气的冷贤连着肺带心一起疼。岁数大了就特别介意年龄的事情,东方知晓还抓着他的痛脚使劲踩,这简直是太过分了!

  冷贤一气之下也不管打得过打不过了,干脆大吼一声,「都给我一起上,灭了魔教这群宵小之徒!」

  东方知晓毫不客气,提着魔刀就朝他砍了过去。冷贤作为白月教的教主武功自然是不弱的,他内功深厚,竟一时半会儿让东方知晓进不了身。

  「老东西还皮糙肉厚的,这多活几年,就是有多活几年的好处啊!」

  东方知晓继续毒舌,把冷贤给逼的险些暴走起来。

  「东方知晓你这样带人打上门来未免也太嚣张了,这是不把宗域放在眼里!难道忘了之前的教训了吗?」

  冷贤一点一点的冷静下来,也知道白月教不是魔教的对手,开始想办法周旋了。

  「本来也没放在眼里过!」他这么一提醒,东方知晓又想起江子初来了。那个狗日的,更欠收拾!

  「你!简直大言不惭!」

  冷贤出手招招致命,都被东方知晓给闪躲开了。宁九被白月教几个武功出色的弟子给围了起来,一时半会也抽不开身。

  「教主小心啊!」

  东方知晓内功如今的确不行,要是硬碰硬的话,还真未必敌得过冷贤。

  虽然内功不行,但是她武力值无力爆表,一上来就拿着刀追着人砍,让冷贤也不得不小心应对。

  「老东西,本教主今天耗死你!」

  打是打不过,但是拼体力她是绝对能胜的。

  冷贤气的又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东方知晓,你如此卑鄙,简直……简直是!」

  简直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人家本来就是魔教的人,根本就不讲什么江湖正义。

  「本教主不仅卑鄙,而且还无耻呢。怎样,你能拿我有办法吗?」

  东方知晓那副气人的模样简直想让人大嘴巴子抽她,冷贤忍了又忍,拚命劝自己冷静下来。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东方知晓一刀挥过来,打的他后退了几步。

  「这样你还敢走神?老东西,也未免太不把本教主放在眼里了!」

  东方知晓嗤笑一声,暗自憋了个大招,「老东西,看好喽!」

  冷贤更大的眼睛,来不及闪躲,索性抓了身旁一名弟子去挡。

  嗤!刀身没入,那名弟子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见冷贤拿自家子弟挡刀,魔教众人的表情纷纷变的不屑起来。真没想到白月教这个所谓的名门正派教主竟然会是这种人,要是传出去了,恐怕他要背负一世的骂名了。

  「啧啧啧,拿自己的人挡刀子,你还真的是够可以的啊?」

  白月教的许多弟子正在拚死和魔教厮杀,看到了这一幕,也不免觉得心寒。当年要不是他们的教主算计东方知晓,也不会今天人家第一个就找上门来了。

  这也就罢了,他还如此的贪生怕死,真的是枉为白月教的教主!

  「东方知晓你少给老夫废话,拿命来!」

  冷贤也是彻底被惹火了,不管不顾的就冲上来一掌对着东方知晓拍了过去。

  东方知晓赶忙闪开,一手抱住了树干,一手的大刀朝着冷贤的脖子上方挥了过去。

  双方打得激烈,眼看着天都快亮了,冷贤累得气喘吁吁的,东方知晓却什么事都没有。

  「老东西,说了我能活活耗死你,呵呵呵……」

  东方知晓靠在树上缓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找冷贤打架。即使废不了这个老东西,那也得把他累个半死解解气再说!

  这边,江子初已经得到了东方知晓带人攻打白月教的消息了。无味一直念念叨叨的,他却全然无反应。

  「师傅,你说咱们是管还是不管啊?要是真的让那个女魔头灭了白月教,那一下个岂不就是上清宗了吗?再这么轮下去,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无味急得不行,见江子初这副模样,就知道他又要包庇东方知晓那个女魔头了!

  「暂时不用理会,你派人盯紧莫子贤的动静就行了。」

  比起东方知晓,江子初现在更担心的是京城的动静。江家眼看着就要和七皇子府联姻了,这也意味着江南的一大股势力都将归入莫子贤的麾下。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就连他也不好说。

  东方知晓从坐上魔教教主之后崛起速度之快是无人能挡的,想必这次也是一样。只是他很了解她,她绝对不会滥杀无辜的。

  这一次,她也不过就是想要给白月教一个教训罢了,顶多是解解气,不会真的怎么样的。

  「京城那边我早就派人盯着了,只是师傅,这次联姻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管吗?」

  自从上次江诗舞给东方知晓下毒那件事情过后,她就再也没有脸出现在宗域了。这一次她能答应联姻,无味感觉还是挺意外的。

  江子初没有回答,转移话题道,「鉴宝大会的时候她一定会去的,你拿着我的令牌,去选择上好的房间。」

  「是……」

  无味不用猜也知道他说的人是东方知晓,鉴宝大会自从七年前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就停了好多年了,可这一次,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师徒两人心照不宣,等无味离开了之后,江子初一个人回到书桌前,又忍不住拿出自己曾经画过的画来观摩。画上的女子活灵活现,一身红衣在风中摇曳著,不知迷乱了多少人的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0)>>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被气得吐血的冷贤

97.5%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