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激怒,他的吻

第四十章 激怒,他的吻

  三日后,魔教。

  自从东方知晓带人把白月教教主冷贤给打得下不来床了以后,就借此一战成名了。江湖中现在正有人在四处打探她的消息,恨不得拿出来大做文章!

  「听说那魔教教主根本就没有死,而是受了重伤躲进深山老林里了呢!」

  「绝对不可能,当年那场大战多惨烈啊!她死是死了,又让那个鬼医带人给救活了!」

  「啊?这人居然还能死而复生,这怎么可能呢?」

  ……

  众说纷纭,话题皆是围绕着东方知晓。不出一天的时间,她就又扬名四海了。

  冷贤气的又是两天没吃下饭去,这东方知晓显然是一回来就拿他开涮呢,这下子好了,这女魔头倒是出名了,可把他给害惨了!

  宗域那边没有任何表态,江子初看样子也没打算管,就照这样下去,魔教早晚要把这江湖给搅乱套喽。

  「教主,上清宗那边最近动静不小。听说他们还联系上了莫子贤,宗里早就已经加强戒备了。」

  神瑶的伤好了一点,就立刻快马加鞭的赶回魔教了。

  有了冷贤的那次教训,慕容肃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东方知晓摆明了是要找他们这些正派寻仇呢,不早点加强防备,这这条老命也得栽倒那个女魔头的手里!

  「哼,以为这样我就不找他算账了吗?」东方知晓咬了一口鸡腿,距离上次打架已经过去三天了,她身上的好战分子可一直是很强烈的。

  要不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得罪宗域,她真的想去找江子初打上一架,最好是打的他哭爹喊娘才好呢。

  她这么想着,却完全没有预料到江子初会主动送上门来找揍!

  「启禀教主,宗域的人找上门来了!」

  宁九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也是一脸惊呆了的模样。来得人不是别人,正是宗主江子初啊!他能找到魔教来,我滴个乖乖,这不是送上门来找揍吗。教主是什么脾气,他应该很了解啊!

  东方知晓瞪大了眼睛,「谁来了,谁来找死了?」

  「江……江子初。」

  神瑶眉毛挑了挑,表示很意外。江子初亲自来了,是带着警告来得呢,还是……

  「知道他这叫什么吗?这就叫送上门来找抽!咳咳,本教主这就去会会他!」

  东方知晓遮住了眼底的一丝不自在,大步走了出去。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那个人了,想起之前还是兔子的时候总爱赖在他怀里,简直是尴尬死了。

  神瑶倒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只不过七年前东方知晓对江子初的态度更为热敛一些,现在她怎么总有一种江子初送上门来倒贴的感觉呢。

  「久闻大名啊,江宗主。」

  东方知晓抹了一把油乎乎的嘴,将双手背到了后面。话说她刚才那只烧鸡还没吃完呢,早知道就让江子初站在门外多等一会儿了,也正好下一下他的面子。

  「东方教主,好久不见。」

  江子初笑得温文尔雅,完全不介意周围魔教人仇视他的目光。他今天过来,其实也只是想她了而已,想见见她。

  但是眼下,是真的尴尬,连带着无味都一起觉得尴尬。心说师傅啊……你都不知道说什么你来干什么,东方知晓她真的会揍你的,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成,既然到了这儿了,废话不多说,先打一架!」

  东方知晓撸了撸袖子,尽量避开了他的视线。即使知道他是个瞎子,她也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

  江子初的眼睛里总是包含了太多东西,让人根本看不懂的东西。

  「我不是来打架的教主,我是来……找你谈判的。」

  江子初笑得温柔,但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知晓竟然在他身上察觉出了一丝丝的怒火。他……好像是在生气。但是在生气什么,东方知晓就不知道了。

  「谈判可以啊,进屋说吧。」

  她屋里面还有半只烧鸡没有吃完,正好可以一边吃一边谈,还能缓解尴尬。

  东方知晓刚要朝着屋里面走,江子初就突然冲过来一把揽上了她的腰,在众人惊呆的目光下飞身离去。

  「喂……你想干什么?」

  东方知晓有点慌了,江子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怕不是想把谁给吓死。一个魔教教主,一个宗域的宗主,都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看到他们两个抱在一起,流言蜚语简直是能要命啊。东方知晓表情是抗拒的,但是心脏却不知为何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江子初,属实是让她觉得有点吃不消啊!

  「你……」

  两个人鼻尖对着鼻尖靠在了树上,东方知晓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畅了。

  江子初以前都很规规矩矩的,从来不会有如此放肆的举动。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放在她腰上的手越来越紧,一点都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你快点放开我,这成什么体统?」

  东方知晓俏脸通红,就想不明白江子初一个瞎子怎么就突然敢对她这么样了,真的好难为情啊。

  「别乱动,我只想抱你一会儿。」

  江子初其实心中是带着怒气来的,自从上一次山谷中分开之后,东方知晓就完全像是把他这个人忘了一样,整整一个月都不曾露面过。

  她到是在江湖上出了个大名,本以为她会来找他算账,可是她就这样什么也不做,是真的把他们两个人曾经的一切都忘了吗?

  「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装不认识比较好吧。这样也免得搞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江宗主,本教主唔唔……」

  东方知晓话还没有说完呢,一张喋喋不休的嘴就已经被江子初给堵住了。相识九年,分别七年,江子初第一次吻了她……

  东方知晓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在做梦一般,可事实上,这一切都不是梦。江子初的确是在吻她,而且还是很用力的在吻。

  两个人都沉浸在这个吻当中,直到无法呼吸了,东方知晓才用手拚命的去敲打他的肩膀。

  「江子初,你居然敢对本教主耍流氓!」

  东方知晓脸烧红成一片,想要对他动手,却考虑到他的眼睛,最终还是忍住了。

  「你想就这样跟我毫无瓜葛吗?绝对不可能。东方知晓,我们之间不能就这样算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东方知晓倒是忍不住笑了,「你是想让我找你算账,还是想让我杀了你报仇雪恨?」

  前尘往事也如过眼云烟,他们之间说白了从来就没开始过。只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东方知晓的心像针扎了一般。

  「都不是。」江子初抓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答应我,好好活着,剩下的一切由我来做。」

  当年究竟是谁冤枉的东方知晓其实他心中有数,这七年来他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只是东方知晓的复活,是让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

  「我并不需要你的施舍。江子初,你我之间,就此作罢吧。」

  东方知晓这次是真的狠心将他推开,头也不回的走了。两个人没有谈妥,江子初眼神里划过一抹受伤,但又很快消失不见了。

  回去的路上,无味一直没精打采的。

  「你是没看刚才神瑶那个态度,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恶人一样,我有那么坏吗?」

  无味心里不舒服的很,和江子初崩溃的心情简直是一样一样的。

  江子初没说话,一路回到了宗域之后,当天便下达了一个命令。那就是,他要重新接管宗内的大小事物了。

  三长老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急得都快要跳起来了。

  「你说什么?宗主真的要重新掌管宗内的事情了吗?」

  一名弟子拚命的点头,「大长老那边亲自传来的消息,是一定不会有错的。」

  三长老眼中冷光闪过,不甘心的哼了一声。江子初颓废了整整七年,偏偏要在东方知晓出现了之后重新掌管宗域,究竟是何用意?不管如何,江子初如今想要坐稳这个宗主的位置,也要问他和他首先的弟子答不答应!

  这边,东方知晓正坐在唱廊里面忧郁望天。江子初今天居然真的亲了她啊!那种感觉真的好不一样啊,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

  见她这一脸思春的模样,神瑶忍不住叹了口气。

  「教主啊,你都在这里发呆整整一个下午了。这都什么时辰了,赶快回房间休息吧。」

  神瑶本来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是只要对上东方知晓,她就立马化身成了一个小管家婆了。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没事不要随便乱走的。」

  神瑶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道,「白寻隐那个家伙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出了京城之后就没再看到他,会不会出什么事?」

  东方知晓撑著下巴,满不在意道,「不用管那个家伙,他比谁都惜命,不会有事的。」

  这下神瑶才放心了下来,见东方知晓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也不再多劝什么,转身离开了。

  夜越来越深,不知不觉的,东方知晓就这样坐着失眠了一整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教主大人会变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自动订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激怒,他的吻

100%

订阅该章节,价格星空币.

该书设置为自动订阅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