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0.36%

第1章 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昏暗无光的房间。

  夏蔚蓝蜷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不远处的门板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一对赤裸的男女在忘我的纠缠。

  良久,男人从女人身上离开,走到夏蔚蓝跟前。

  捏着她的下巴,眼神里尽是讥讽,「看清楚了没有,老子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这个蠢货,我爱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是若琳。」

  「呕!……」

  夏蔚蓝的胃里止不住的翻涌。

  「呵呵,是啊都是我太蠢!」满眼的红血丝让夏蔚蓝看起来有些狰狞,「欧阳明启,为了你我嫁给墨北宸,窃取他的商业情报,还把我手里夏氏的股份转给你。你说会爱我一声一世,原来都是骗局!」

  当年,她对他一见倾心。

  为了他,背叛了丈夫,跟爷爷闹翻,成为了上流圈人人唾弃的野鸡千金。

  可她不在意,只要有他的爱,她就能与全世界对抗。

  谁曾想,原来那些甜言蜜语都不过是他利用她一场。

  摧毁了墨英,拿到了夏氏,他就把她囚禁起来,给予无尽的羞辱。

  「夏蔚蓝,我早就告诉你滚出京都,不要鸠占鹊巢,可你偏偏不听,这不报应来了吧。你可是堂堂夏家的继承人,如今却成了这副乞丐都不如的狗样子。我不知道你心情如何,反正我是痛快的很,哈哈哈……」

  夏若琳仰头大笑,满是得意。

  她虽是夏家的外孙女,可她唯一的舅舅夏征尘意外死后她就应该是夏家的继承人。

  可偏偏夏铭那个老东西,不知从哪个乡旮旯里找来了夏蔚蓝这个村野丫头,非说她是夏征尘的亲生女儿,活活的抢走了她所有的一切。

  夏蔚蓝的声音,歇斯底里,「夏若琳,你下药害死了爷爷,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她双手紧紧扣着地面,因为用力过猛,十根手指全部磨破。

  若不是因为脚筋被挑站不起来,她一定会将夏若琳千刀万刮!

  夏若琳不要以为意的笑了笑,「报应?你现在不是已经遭到了吗?

  噢,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墨北宸他死了——为了你跳江死了!

  欧阳明启说你困在了江底,他想要救你就亲自下去,他想都没想就纵身跃下,再捞上来的时候人已没了气息。

  我今天就是来送你去阴曹地府陪他的,他既然那么喜欢你,我给他烧再多的纸也不如送去一个你。」

  墨北宸!

  他?……

  夏蔚蓝心中骤然一紧,疼的不能呼吸。

  不可能!不可能!

  在她慌神之夏若琳已经将匕首握在了手里,「撕拉」一声就划破了她的脸。

  「啊!」夏蔚蓝痛的浑身颤抖,眼睛干涩生疼就是流不出半滴泪水。

  夏若琳有些疯癫的道:「我毁了你的容貌,看你到了地狱墨北宸还会不会再喜欢你!」

  一个卑微下贱的胚子,凭什么能让墨北宸那样如神谪般的男人为她去死?

  「噗!」夏蔚蓝低头喷了好大一口血。

  再抬头时漆黑的眸子,已经变成了血目。

  带着滔天的恨意,她拼着最后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夏若琳,若有来世我一定会让你和欧阳明启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五分钟后欧阳明启摸著夏若琳的秀发语气带着快意,「亲爱的,这贱人的尸体要怎么处理?」

  「分尸之后烧成灰!」

  「热……」

  夏蔚蓝踢掉身上的被子,揉了揉生疼的后脑勺,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

  她陡然睁开了眼睛。

  她不是被渣男贱女害死了吗?

  环顾了一下四周,奢华的水晶吊灯,明晃晃的金色墙纸。

  这是——富丽皇城!

  夏蔚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富丽皇城是京都最大的夜总会,有钱人的逍遥窟。

  她来过一次,就是十八岁那年被亲妈以两百万的价格卖过来的。

  难道她重生了?

  低头看看自己嫩白的胳膊腿,揉了揉完好无缺的脸。

  她真的重生了!

  大喘了几口粗气,她不禁狂笑了起来。

  上天真是待她不薄,十八岁,一切都还没有开始,还来得及。

  这一世她会手刃仇人,不让悲剧重演!

  「嘭!」

  这时门被撞开,四个喝醉了酒的男人蹒跚的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秃顶肥圆的道:「花姐果然没有骗我们,这妞够小够清纯,玩起来一定特别爽!我憋不住了,我要先上了。」

  他露著猥琐的笑容,张手就朝夏蔚蓝扑去。

  其他三人自然也不能落后,门都没来得及关,也都猴急的奔了过去。

  夏蔚蓝扯唇讥笑,这情形还真跟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这是她被卖来富丽皇城的第三天,花姐好说歹说,针扎禁闭她就是不屈服。

  最后只有给她下药,打晕了送来房间被一群老男人享用。

  柔弱的她,拚命的嘶吼也没能阻止这群恶鬼。

  是欧阳明启路过救了她,从此她感恩不尽,被他利用的连渣都不剩。

  但这一世不必了,她也等不到他来救她。

  她这副身子,除了墨北宸,谁的脏手也不能碰一下!

  她前世跟着爷爷学了好几年古武,虽然学艺不精,打这个几个男人还是绰绰有余。

  可抬手她却发现这身体软绵绵的根本就没什么力道,身体素质跟不上空有招式也不行。

  眼见着那秃顶男人已经爬上了床,她拿起床头的花瓶颈,「砰」的将瓶身摔碎。

  随后没有任何迟疑的就把手里的瓶颈尖角扎向男人的胳膊。

  鲜血喷在洁白的被褥上,映的夏蔚蓝的双眼像嗜了血一样可怕。

  「啊!……杀人了!杀人了!」

  男人们来这里都是图乐子的,一看出事了,都纷纷惊慌大喊著跑出了门外。

  夏蔚蓝算准了欧阳明启这时候会从外面经过,她努力挤出几点泪水也装作受了惊吓的样子往外跑。

  虽然她恨不得杀了欧阳明启,但是她必须得让他带自己出去,否则花姐一定会先打死她。

  「唔!」

  果然,夏蔚蓝一出房门便撞到了一个男人。

  瘦高的身材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白净帅气的脸上架著一副银色边框眼镜。

  这富二代中独一无二的书生卷气,不是欧阳明启还能是谁?

  夏蔚蓝隐了恨意,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这位少爷,你能救救我吗?我是被人强卖进这里来的,家里还有年迈无依的奶奶等着我回去呢,就算你不救我,我求求你帮我报警好吗?」

  她太了解欧阳明启了,他是能把假仁假义做到出神入化的一个人。

  什么「散财童子」「活菩萨」这些都是人送他的外号,所以在这样有很多人看着的公共场合,他一定不会对她这么个弱势可怜的小女子见死不救。

章节评论(7)

点击加载下一章

宠夫成瘾

加入书架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