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后宫三千又三

1.1%

第一章 后宫三千又三

  方舟苑坐在过于宽大的座位上,很是紧张。她右手边稍高一阶的地方,坐着年轻的皇帝。

  这是她和皇帝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因为帝后身体都不好,两人自大婚后就没有再见过面,更何况是合宫。

  立政殿平日很安静,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如今宫里虽说人丁不旺,但有头有脸的妃嫔也有近二十位,此时都半蹲著身,向她和皇帝行礼。

  方舟苑觉得皇帝看了过来,不禁咽了口唾沫——怎么办?

  放眼望去,殿内佳丽个个乌发如云。今儿算是个大日子,大家着装都按形制规矩来,又尽了量地华美。发髻紧的,鬓角密密匝匝;发髻松的,称一句「雾鬓云鬟」也不为过。

  唯独方舟苑……

  恨哪!方舟苑捏紧了自己的衣角,忍不住想起自己在青铜镜子里看到的可怕发际线。清清楚楚的镜子里,反射着她的绝望。

  正思量间,皇帝已叫了平身,又等著妃嫔都坐下了,安静下来,才慢条斯理道:「皇后,你来。」

  方舟苑赶紧打起精神,微微弯身,向这位大boss恭敬道:「您说。」

  话音刚落,「啪嗒」一声金属击中地毯的闷响,打断了皇帝的话。

  方舟苑感觉脑袋一轻,心中大感不妙——

  果然,方舟苑头上的簪子此刻正静静地躺在皇帝的脚边,而她右边的一缕鬓发缓缓滑了下来。

  淦!

  这是方舟苑此刻心里最大声也是唯一的心声。

  下面的妃嫔们则心思各异,德妃最不喜欢皇后,此时心里冷笑一声,心想方舟苑真是上不得台面,身为皇后竟出这种狐媚子才会的昏招,以为散个发掉个簪子就能让皇上喜欢了吗?

  你别说,这还真是个绝美爱情故事的好开头呢。女子掉落发簪,落下一缕鬓发,多一丝风情少一丝严肃。男子捡到发簪,矜持守礼却又忍不住多看一眼。

  这要放现代,四舍五入等于一见钟情剧本+灰姑娘玻璃鞋情节啊。

  可惜,要是方舟苑知道德妃的想法,恐怕要大喊一千零一声「冤枉」。

  谁让她头发这么少呢?放眼望去满殿鬓发如云,就她一个人鹤立鸡群,要多秃有多秃。而且书晴还不听劝阻,非要给她簪够八束珠花,她那可怜的头发根本就承受不住好吗!

  书晴刚要上前捡走珠花,就见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将它捡了起来,心中不由一喜。

  自从帝后大婚以来,皇上一直不曾来过立政殿,现如今这样子虽说有些不好,但要是皇上能亲自给殿下簪发,反倒是好事了。

  愿望是好的,可惜方舟苑眼尖,一眼就见到发簪上还带着自己几根不堪重负奋力挣扎最后还是掉了的头发。

  她还来不及伸手冒死夺过簪子,皇帝就已经看到了那几根头发,手指下意识一捻,立刻肉眼可见地打了个寒颤。

  完蛋了,不如去死吧。身为一心想讨好皇帝的后宫职业舔狗,方舟苑此刻无比希望自己死了重来。她伸手捻走那几根头发,顺手把珠花拿回来,小声道:「这几日忙着后宫三千又三的事情,睡不着觉,压力有些大,有些大。」

  「噗嗤。」

  阶下不知道谁没忍住笑出了声,书晴神色一厉,斥道:「大胆,谁敢在官家殿下面前失仪?」

  最末尾一个充媛噗通跪了下来,告罪道:「请官家和殿下恕罪,臣妾不是在笑。昨日受了些风寒,实在是憋不住,想打喷嚏。」

  皇帝没说话。

  方舟苑一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掉头发这点小事虽然真的很让人难受,但说到底还是不值得毁了一个小姑娘。总不能因为人家笑她秃头就打杀了吧?于是她随便说了几句,便放过了,又转头去跟皇帝陪小心:「方才您想吩咐什么?」

  皇帝却摆了摆手:「罢了,本是想问问这后宫三千又三的事情。到底是件小事,你和太后拿主意就行了,朕就不多过问了。」

  方舟苑将恼人的鬓发又往后捋了捋,正要回话,皇帝伸手从她手里拿过珠花,将她鬓发一捋,胡乱插上了。

  淦!

  方舟苑猜这是此刻阶下大多数人的想法,她心里很苦,恨皇帝给自己拉来这么多仇恨,但又不可能得罪上司,只好恭恭敬敬地谢了恩。

  片刻后,皇帝起身回了甘露殿。方舟苑猜测他换洗一番,就会去两仪殿处理政事了。皇帝一向勤奋,不近后宫,大家都知道。

  也因此,大多数嫔妃对于方舟苑搞的这个后宫三千有三,心怀感激。

  皇帝是新登基。先皇仙逝后,皇帝守孝三年,虽处理政事,却没有正式登上大宝。直到今年除夕,才算是正式除服,择吉日登基。而帝后大婚和选秀也就是三个月前的事。

  皇帝一直不往后宫来,除了之前一直病怏怏的皇后不急,其他人全都着急。人一闲就爱作,这是放之古今皆准的道理。方舟苑刚来那会儿,每天想方设法地自杀,就想离开这个倒霉地方,没想到妃嫔们听说皇后殿下身体大好,一个个都上门了。

  今天李昭仪扣了吴充媛两盒黛子粉,明天贵妃和德妃争起了贡珠。能斗起来的家世都差不多,皇帝又还谁也没招幸,没人敢动真格,就天天来找方舟苑断公案。

  方舟苑烦得不行,有一日给太后请安时,了解到太后也很烦恼皇帝不近后宫,灵机一动,准备搞个后宫3003。

  规则很简单,每个月举行一次比赛,妃嫔们可展示才艺,什么都可以。而只要是宫里人,都可以来看。看完之后不记名投票,排名越靠前,越能得到和皇帝共度良宵的机会。

  按说方舟苑没这么大胆子安排自己的顶头上司,操纵皇帝跟谁困觉,但太后出马,一个顶一百个,皇帝也不知道怎么就同意了。

  「官家怎么挑今日过来了?」德妃恋恋不舍地看了看皇帝的背影,低声说道。

  今天是第二次比赛的日子,方舟苑正在台上唱歌活跃气氛,就听见说大boss来视察,这才有了刚才这一出。

  她琢磨著皇帝是来看看接下来一个月跟自己困觉的都是什么人,但又为啥啥都不问就走了呢?

  方舟苑抚了抚自己的鬓发,内心无比悲凉:难道是被我的脱发给吓回去了吗?

  难过归难过,玩笑归玩笑,事儿还是要做。趁著天色还早不是很热,方舟苑继续将第二次「公演」给主持完了,也发现了现有投票机制的一些漏洞,全都记下来了,才让茵茵燕燕们都散了。

  戌时末,方舟苑坐在梳妆台前,一边任由书晴给自己顺头发,一边想着投票制度的问题。

  比赛最开始就是将地位仅在皇后之下的淑娴德贵四妃排除在外的,当然皇后也不会参加,毕竟不管皇帝往不往后宫来,这几位的侍寝日子是安排著的。再说了,这几位按说地位身家都尊贵,是不愿意像优伶一样以色惑君的。

  但,自己不参加,不意味着不可以操纵其他嫔、婕妤和美人。小姐姐们在后宫无依无靠,而妃位、嫔位的又愿意培养向着自己帮着自己的心腹,自然会想方设法操控选票,叫自己的宫人去给自己看中的小姐姐投票算什么?还可以威逼利诱其他人来投票。

  这就给方舟苑带来商机了——票不够,卖选票了嘿。

  方舟苑将赚钱门路摸清楚了,搞定一件大事,心情舒畅,准备睡觉时,忍不住哼起歌来。

  书雨却突然从屏风外绕进来,一脸压抑的喜色。

  方舟苑心里咯噔一下,嘴里立马哑火了。

  果然,御前太监刘海的徒弟常德亲自带着个小太监来了,脸上带着笑:「殿下,给您道喜。」

  喜你妹妹!

  「皇上请您去叙话呢。」

  叙话呢~

  呢~

  好容易把头发梳顺准备睡觉的方舟苑:「……」

  她觉得自己离当场死亡就差那么一点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0)>>

后宫第一秃

加入书架
上一章

自动订阅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