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余令迷案

1.72%

第一章 余令迷案

  「诶,你听说过那件事没?」

  「什么事?」

  「最近城内可不太平,每到夜深时,独自出门的人会被邪祟给抓住,等第二天亮起的时候,原地就只剩下一具尸体了!」

  「听说被吃得连皮都不剩了。」

  「官府查这事查了好几天了,一点头绪都没有,你说这怕不是真有邪祟在搞鬼?」

  「算了,反正最近城内可不会太平咯……」

  茶楼内的一桌百姓正低声絮叨起最近城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出的传闻,说得绘声绘色的模样,就好似亲眼所见一般。

  白衫少年拿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一口,在听见他们的谈话声后,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

  关于城内的传闻吗……

  都城内关于这个邪祟的传闻倒是能随处都能听见,而这个传闻的出现也是因为前段日子突然出现的尸体。

  那尸体就在城内的某个小巷中,第一个发现尸体的百姓在看见时整个人都吓得昏了过去。

  他身下的血水染红了一条长巷,身上器官也是七零八落的,血肉模糊的样子都看不出一个人形了,蝇虫在四周围绕着,一整条巷子都是恶气熏天。

  官府的人匆匆赶来时现场已经围了不少百姓,所有人都对此议论纷纷,尽管官府一直在努力调查,但那之后尸体倒是没少反增。

  每一天都会在都城内的不同地方出现新的尸体,死状惨烈得都认不出那人到底是谁。

  义庄内已经停放了好几具尸首,却没有一个能被家属认出带走。

  尸体接连不断得出现,而官府却查不出一丝线索,也不知道是谁等一个说出的,反正这个传闻就在暗中悄无声息得出现了。

  「司长,陛下下旨有请。」

  调查司内一个查员匆匆忙忙得跑到内阁外,一把推开厚重的阁门,人还没到声就先响了。

  「啊-!」

  等他抬头想再催促的时候,就瞧见内阁地上七零八落的书,以及躺著书堆中的少年,四周的书页上沾了点点暗红,就连他玄色长衫的一角都染了几分赤红。

  他就躺在一堆书页中,一动不动的模样就好似死了一般,那查员是刚调到调查司的,哪里见过这场面,联想起最近都城内四起的传闻,再看眼前的场面,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司长他……难道被邪祟给杀了?

  「司长!司长你怎么了!陛下可是下急召要见,你这个关头要是死了我们调查司可跟着一起玩完啊!」

  年纪稍小的查员一步两步得走到书堆边,伸手就将盖在司长身上的书都给丢到一边,边丢还边扯着他的领子哭得那叫一个惨。

  许是哭嚎的声音太大,倒是引来了周围路过查员,内阁的门前倒是围堵了一群吃瓜查员,他们瞧着门内哭诉的少年,看着这现场倒是一头雾水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不晓得,但好像司长又死了。」

  「又?」

  「你新来的不懂吧,等会就知道了。」

  门外查员话才刚刚说完,那哭嚎的查员袖子倒是被人给扯住了,下一秒便响起了一句强压怒气的声音。

  「行了,我没被书压死倒是先被你给摇死了。」

  「炸……炸尸了!」

  一群刚入调查司的新人瞧见这模样倒是齐齐往后跳了几步,异口同声得话语都惊飞了枝头上的云雀。

  「什么炸尸不炸尸的,我不过只是睡了一觉罢了,就你们这定力可要多练练了,再者说,就算真碰见诈尸,你们也要保持处变不惊,你们这样,出去丢的可是调查司的脸。」

  宋衍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袍子,将脑壳上不知何时插上的毛笔摘下放在桌上,回过头就摆出一副司长的威严,朝着门前围绕的新人严肃得训话。

  那些新人倒是对此一句话都不说了,纷纷低着脑袋看起来倒是认错态度格外良好。

  宋衍本来也没打算训他们,刚才只不过是维护自己身为司长的威严罢了,见此便咳了咳道。

  「行了,都出去工作吧。」

  随着他一声话语,周围的查员都呈鸟兽散去。

  「这司长刚刚为什么要在地上睡觉啊?」

  「最近不是出了传闻吗?不仅官府头疼,我们调查司也头疼,司长这段时间压力大,和城南的沈家公子去赛马了,今儿个便困得直接睡在内阁了。」

  「那为什么要说又死了?」

  「刚刚那样不就和死了一样嘛,你们这些个新来的每次都会这么大惊小怪,司长遇见棘手案件的时候都会这样,对了,我是因为你师傅才告诉你啊。」

  「这段时间别老在司长面前晃悠。」

  「为什么?」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快去干活了!」

  宋衍听着查员碎碎念的话语,握著毛笔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关于最近城内出现的传闻,再加上这时候陛下突然下旨让自己进宫,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

  算了,这也不是自己想躲就能躲的。

  他叹了口气,将身上染了朱砂的袍子换下,便直接往宫内的方向去。

  「调查司司长宋衍,见过陛下。」

  宋衍朝高台上的陛下朗声行了一礼,他话音刚落,耳边便飞过一个砚台,那砚台是直接擦过他的脸旁划过的,若是偏差上一点,那落下的地方就是自己的脑袋。

  宋衍见此没有动上一分,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砚台落地发出一声闷响,紧随其后的,就是陛下盛怒之下的话语。

  「你们调查司和官府都是干什么吃的?城内谣言都传成这样了,居然没有人去制止,还有城内的命案,都三个月了,居然和朕说什么没有线索?」

  「现在谣言都传到邻国了,城内百姓惶恐不安,这丢的可不仅仅是朕的脸,还是余令的脸!」

  陛下盛怒的声音在安静的大殿上回响,宋衍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任凭陛下将怒气一股脑得全然发出。

  「宋卿,你且和朕说说,这个案件,究竟还要多久才能抓到凶手?」

  发泄完怒气的陛下坐在龙椅上,手揉着自己的眉心,声音听起来都有些无力。

  「臣定当全力以赴,想必不日后就能抓到凶手。」

作者有话说:

本文会比较慢热一点,主要是走剧情的,剧情为主感情为辅,最后最后,欢迎大家来评论区和我一起讨论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评论(1)>>

余令旧闻

加入书架
上一章

自动订阅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