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书

0.63%

第一章 穿书

  「君上!我们抓到西凉国太子了!」

  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一地的纯金器皿随处散落,大红的幔帐后,十来个美男子正衣衫不整地将一人围在软床中央。

  言玉书醒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君上,您的贴身侍卫来报了,您要去处理吗?」

  脑子尚未清醒,身侧的一个闭月羞花的美男便用手指勾着他的颈侧,暧昧地挑逗了一番。

  言玉书句叽叽叽叽,发挥本能往后一缩,问:「你们是谁?」

  「我们?」几个美男面面相觑,「我们是您的男宠啊!」

  言玉书:???

  等等,不是,这是哪?这做工精细的百年沉木美人榻,还有这充满奢靡之风的宫殿?他们还喊他什么来着,君上?

  他不是得了癌症都要死了吗?

  言玉书很快镇定下来,稳了稳心绪,转头看向殿内一直低着头的宫女:「你,过来。」

  那是整个宫殿内唯一的女性,抬起头来时,才露出了一张冷若冰霜又极漂亮的脸。

  她对言玉书恭敬地行礼:「君上有何吩咐?」

  「我是谁?这是哪?现在是什么年代?」言玉书发出了经典三问。

  「回君上,您是苍云国国主,名讳言玉书。这是您的承干宫,现在是建禧五年。」

  嗯?建禧五年?

  这名字不是他在总裁办公室看的那本小说里的吗!

  那他现在这是,穿书了?

  言玉书起码愣了五秒,然后开始回忆剧情。

  小说反派和他同名,在灭掉西凉国后,他俘虏太子秦子铭,极尽折辱,无所不用其极。

  秦子铭忍辱负重,暗中招兵买马把反派灭国,并在最后将言玉书五马分尸,头颅挂在城墙上,整整七天,让乌鸦啄食,以儆效尤。

  言玉书:……

  反正横竖他在哪都活不了呗?

  言总裁理了半天思绪,愁得眉头直皱。

  一旁,被晾了半天的贴身侍卫上前一步,提醒道:「君上,西凉国的太子秦子铭已经被我们押入地牢。」

  言玉书:!!!

  秦子铭是谁?这他妈的就是这本书的男主角啊!

  你们敢把人关地牢??活腻了??

  不行,既然都穿过来了,被动等死不行了,不如先去解决这隐患。

  「走,带我去看他。」言玉书大手一挥。

  「是!」

  侍卫领命,在前头带路,言玉书上轿,经过了弯弯道道的亭台水榭,终于抵达了天牢之中。

  天牢设在西南角,地面阴暗潮湿,各式各样的刑具挂在墙上,上面的血迹都已经发黑,墙上灯火摇曳,如死一般的寂静。

  因为没有生的希望,所以没有人求饶。

  天牢总领行了个礼,和言玉书道:「君上,前几日这小子就出逃了,我们按您所说,将他衣服扒了放在了蛇牢中,没想到这小子还能破了牢跑了!」

  总领是个颇为豪爽的大胡子男人,他刚说完,又积极认错,「我会好好改进牢狱刑法的,还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言玉书脖子一凉。

  他当初看书怎么吐槽来着?这男主是个狠人,锱铢必较,果决得很。现在他都把人折磨成这样了,那秦子铭还不得杀他泄愤啊?

  欲哭无泪。

  牢房已经到了,言玉书抱着生无可恋的心情,抬眸,一眼看到了秦子铭。

  说少年不太合适,青年身形瘦弱,在饿得发狠的狼群之中,手中捏著一柄短刀,上面血液新鲜,狼群围着他不敢前进,他脊背抵在发霉的墙壁上,无声地对峙著。

  空气里血腥味弥漫,言玉书能看见他单薄的衣物上,有被狼撕下来的一道口子,正涔涔地往下滴血。

  忽的,似乎是听到声响,他朝着言玉书看了一眼,四目相对。

  言玉书微怔。

  那是一双狠戾的眸。

  里面恨意浓重,发红的双眼像一头随时反扑的狼,像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

  三千青丝凌乱不堪,粘著脏物的长发挡住了半边轮廓,只露出了生冷坚硬的侧影,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眉眼冷淡,看谁都有种矜贵的不耐。他咬著牙,嘴边有血,浑身呈现著防御姿态。

  言玉书琢磨著,秦子铭这厮还长挺帅,不愧是男主。

  就是这个恨意……?

  求问,现在杀了手无寸铁的男主,是不是可以避免反派惨死的结局?在线等,挺急的。

  「给我剑。」言玉书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嗓音有些哑。

  总领连忙让人递上了言玉书御用的白玉剑。

  牢房门被打开,驯狼师已经让狼群从侧边甬道离开,有两个侍卫抓着秦子铭,让他不能动弹。

  言玉书提剑,剑锋对准秦子铭的脖颈,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毫无惧意,只冷冰冰地盯着他。

  剑往前递了一寸,立刻多出一抹血色。

  言玉书停手,终究是狠不下这个心。

  这孩子瞅著多可怜啊。要放在现代,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犹豫半天,言玉书最终还是放下了剑。

  他叹口气,瞅著秦子铭那防备的眼神,脑筋来了个弯道超车。

  呃,要不试试走宠文路线?

  

章节评论(2)

点击加载下一章

敌国太子又在勾引朕

加入书架
上一章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