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唯一视她如命的人

1.61%

第1章 唯一视她如命的人

  晋朝,鹰亲王府,苍穹院。

  面容娇俏的洛庭霜凝眸,她接过短刀问:「世子爷,此物是要用在谁身上?」

  世子薛举轻笑一声,揽住了洛庭霜的肩膀:「如今也就只剩他了。」

  「……妾现在就去。」

  洛庭霜沉默片刻后,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庭霜。」

  薛举叫住她:「保护好自己。」

  洛庭霜嗯了一声,心里有了些暖意。

  她把短刀藏在袖中,低头看着她那被老茧覆蓋的掌心。

  「这是最后一次了……」

  洛庭霜无声的说完,施展着轻功翻出了霜华院。

  半刻钟后,鹰亲王妃带着秦嬷嬷前来。

  「举儿怎舍得让庭霜独自一人去呢?」

  满头是汗的鹰亲王妃,一脸担忧的说。

  庭霜这孩子无名无分的跟了举儿四年,虽没诞下子嗣,却也为了举儿挡了不少的明枪暗箭。

  也是因为记着洛庭霜的恩情,所以鹰亲王妃听说,洛庭霜一个人去刺杀成王后,才会这样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母亲您出汗了。」

  薛举从兜里拿出块手帕,细心的给鹰亲王妃擦汗。

  鹰亲王妃伸手拂开手帕:「还擦什么擦!再晚一点我儿媳妇就没了!」

  薛举脸上很平静:「母亲有所不知,这洛庭霜可是成王的心头爱。」

  如果连洛庭霜都杀不了成王的话,那他就是派再多人手前去,也是白搭。

  「这定是谣传,那成王何时近过女色?」

  鹰亲王妃脸色有些焦急:「若是庭霜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鹰亲王妃是真的有把洛庭霜放心上,但她不知道,薛举的心里早就有了白月光。

  「那儿子现在就多带些人手,去救您的好儿媳妇儿。」

  薛举装出一副后怕的样子来,他小跑着出了里屋。

  鹰亲王妃站在门口,看着薛举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举儿还真是不懂珍惜。」

  秦嬷嬷一脸慈祥的安抚鹰亲王妃:「世子爷平日里,对起义之事比较上心,所以在情爱之事上,比较的愚钝。」

  鹰亲王妃满脸愁绪:「嬷嬷你说,举儿真的能坐稳那个位置吗?」

  「王妃不必担心,有庭霜姑娘的辅佐,世子爷定能做个好君主。」

  成王府震古院。

  成王卿九重把所有亲信支开后,对洛庭霜招了招手。

  洛庭霜刚走一步,就被跑过来的卿九重抱了个满怀。

  心情激动的卿九重,把下巴靠在了洛庭霜的肩膀上。

  洛庭霜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她站在那里,心里有些愧疚,其实成王的心意,她不是不明白。

  但……

  「洛姑娘今日怎么有空来?」

  卿九重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恬淡。

  「你先放开我。」

  洛庭霜冷淡的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后,心里就有些不悦了。

  「我不想放。」

  卿九重眼眶湿润:「洛姑娘,再让我抱一会儿吧。」

  洛庭霜心里觉得不妙,成王不会是知道了吧。

  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了些:「王爷,妾是有夫之妇。」

  「我知道,我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个局面的话……」

  卿九重很后悔,他落泪:「四年前,我就不会把你放走,一定会把你抢过来的!」

  他果然是知道的!

  洛庭霜心头发冷,恐怕这次,她是回不去了。

  「那王爷会杀了我吗?」

  洛庭霜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世子爷,妾以后保护不了您了。

  「不会。」

  卿九重哈哈大笑,眼里都是颓废:「他这步棋,走得倒是真不错。」

  卿九重放开了洛庭霜,脸上笑的温柔。

  洛庭霜转身,犹如脱缰之马一般,腾空而起。

  她背对着卿九重,摆了摆手:「那成王殿下,咱们改日再叙!」

  洛庭霜脸上挂上了假笑,心里却很慌。

  就怕卿九重会突然反悔,要了她的性命。

  卿九重摇了摇头,笑的很大声:「洛姑娘且慢,本王还有一份大礼要亲自送给你!」

  洛庭霜本想说不需要的,却听到刀子出鞘的声音。

  她感觉后背一凉,转过身来。

  却看到卿九重眼神暗淡的,把短刀对着自己的胸膛。

  只听噗呲一声,卿九重跪倒在了地上。

  「这毒,还真够烈的……」

  本来嘴角含笑的卿九重,眼里流出了血泪。

  洛庭霜盯着那支,洞穿卿九重胸膛的短刀发愣。

  是黑色的血液,不断的在流失。

  跟他脸上的生机一起,慢慢的流失掉了……

  洛庭霜泪目。

  此刻她的心里多了一些悔恨,不知何处而来的悔恨。

  卿九重的眼睛里,流出了血泪。

  也是因为这蒙蔽双眼的血泪,让临终前的卿九重,无法看见洛庭霜为他流泪的模样。

  「洛姑娘,他一定很疼你吧?」

  卿九重自顾自的说著,脸上出现了脆弱的微笑。

  不然为什么……我对你的爱,连我自己都打动了,却打动不了一个你……

  「我去了以后,你跟他好好过日子吧……」

  七窍流血的卿九重咳嗽几声后,提起精神站起来,抱住了洛庭霜。

  「……庭霜,你一定要做世界上……最幸福的皇后……」

  或许是这一动作,耗费了卿九重太多体力吧。

  几瞬之后,卿九重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你不必觉得愧疚,也不必再想起我了……或许,我卿九重就是为了保护你,才存在的呢……」

  卿九重咳咳几声后,安详的对洛庭霜笑了笑。

  然后再无动作了……

  洛庭霜傻愣愣的凝视卿九重几秒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刚才本以为会命丧于此地的,可是,可是……

  「他死了……」

  洛庭霜还是有些失神,她颤颤巍巍的起身,好像神魂被抽走了一般。

  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心很痛。

  洛庭霜呜咽著:「我为什么要心痛!为什么要为他而哭啊!他明明就是……就是我这几年,一直想杀的人啊!」

  洛庭霜的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冒出。

  她拿衣袖,轻轻的抹去了,卿九重脸上的血液后。

  像叫魂一样,不停的叫着卿九重的名字。

  「卿九重,你活过来好不好!卿九重,我……我不想让你死了……卿九重,你活过来吧!我求你了,卿九重……」

  她趴在卿九重的身上,把卿九重搂的紧紧的。

  悔恨的情绪,夹杂着血腥味,在整个房间里弥漫着。

  卿九重的尸首,就像她麻木的心一样,越变越冰冷。

  慢慢清醒过来的她,含泪自语:「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活着的卿九重了。」

  也是这个时候,洛庭霜才明白过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唯一视她如命的,就只有眼前这个……

  这个被她害死的卿九重了!

  在此之前,洛庭霜从未想过,有人会为了她,甘愿赴死。

  至少,她爱的薛举不会!

  「卿九重,这个世界上,能对我这么好的人,只有你了。」

  洛庭霜的视线被水气所蒙,她悲切的大喊:「卿九重被我害死了!他为了让我幸福,宁愿死!」

  可是卿九重不知道的是,薛举不爱洛庭霜,从来就不爱!

  洛庭霜蹲在地上,凝视著死状极惨的卿九重。

  这个晋朝的异姓王。

  这个被万民敬仰的晋朝掌权人!

  为了她,终身未娶……

  为了她,自捅胸口……

  为了她,放弃了整个晋朝……

  「卿九重,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洛庭霜的眼泪像雨滴般落在地上,慢慢的汇聚成了小溪。

  她还记得,四年前。

  四年前的卿九重,在她进鹰亲王府前,曾经问过她。

  小霜,你可决定好了?

  那时的她,眼带不屑的,在卿九重的眼前,把婚书给烧毁了。

  那时的卿九重什么都没说,却在回到成王府后,哭了一整天。

  这是卿九重的心腹,月华居掌柜陆轩昂告诉她的。

  当时,陆轩昂还提醒她,薛举早就有心上人了。

  可洛庭霜却一脸的无所谓,当时的她觉得,只要她帮助薛举,薛举就会慢慢的把她放在心上。

  可是到头来,薛举也没流露出半分真心。

  洛庭霜满心凄苦的闭上眼,再睁眼时,眼神里的恨意很浓。

  她倔强的把眼泪擦干:「即便薛举日后登基,这皇后之位,和薛举的心也不会属于我!」

  「哈哈哈哈哈……」

  洛庭霜苦笑,这嫁衣她已经做了,却不愿看到它穿在别的女人身上。

  「可恨我醒悟的太晚了。」

  她横眉立目,面带冷笑的,把插在卿九重胸膛上的短刀拔出来。

  刹那间,黑血溅了她一脸一身。

  「卿九重,是我洛庭霜对不住你了……」

  洛庭霜深深的看了卿九重一眼后,狠狠的把带着卿九重血迹的短刀,重重的刺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唔……来生,请你不要再遇见我!」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黑色的血液,自她的胸膛刀口处,汩汩流出。

  大喜大悲之下,她呕出一口血来:

  「这毒……果真……是烈的……」

  血液慢慢从她的耳鼻里涌出:「薛举,若是你从未出现,是否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满手鲜血的……」

  当薛举带人杀进来时,死了半个时辰的两人,尸首已经凉透了。

  「本世子还以为成王有多痴情呢。」

  薛举惋惜的看着洛庭霜的尸首,虽然洛庭霜不是他的心上人。

  但她那张脸和不怕死的意志,倒是挺迷人的。

  薛举又看了片刻后,

  有些理解的看了死去的成王一眼。

  「不过洛庭霜死的也不冤。」

  如果他被心爱之人捅刀子的话……

  薛举的脸上出现了些狠辣,但没过多久,这狠辣就被柔情所替代了。

  「我的舞儿才不是那种没心的人呢。」

  薛举的手下安序把洛庭霜的尸体,从卿九重的身上抱下来。

  安序看到洛庭霜黑血一身后,怜悯的落下泪来。

  「洛姑娘死的凄惨,理应厚葬才是。」

  「嗯,她也算死得其所了。」

  薛举一脸轻松的走出去:「把成王的尸首做成鱼食,就当是给峮湖里的鱼儿加加餐吧!」

  「是!」

  几人脸上都是志得意满的神情。

  薛举施展着轻功,往城西的一座宅院而去。

  安序看着薛举的背影,伸手抹了抹眼泪。

  「世子爷真够无情的,这洛姑娘真是白死了。」

章节评论(16)

点击加载下一章

宠卿入骨

加入书架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