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在他怀中哭的不能自已

0.44%

第1章 .在他怀中哭的不能自已

  隆冬的子夜静谧无声,天上的星星好似都畏惧今夜的寒冷,全都躲在黑漆漆的夜幕之后。

  痛。

  乐瑶觉得自己的身子就像是被马车碾过一般,浑身上下都疼。

  她缩著身子,将身上的薄被裹紧,一双清泉般澄澈的杏眼透过破损的窗户望着飘落下来的雪花,眼泪无声的落下,嘴里轻喃著,「瑾耀哥哥,你为什么还不来救瑶瑶。」

  「吱呀」一声,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乐瑶看到来人,勉强的撑起自己满布伤痕的身子,「你来做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乐瑶同父异母的妹妹乐妍,身后还跟着府内几位粗使嬷嬷。

  乐妍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从此往后,这首辅府内只有她一位嫡女,再也没有人会说她不如乐瑶。

  「父亲说,咱们首辅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他再也不想看到你。」

  「不……不会的。」

  明明是父亲交待她下毒谋害摄政王,他说这是千载难得的机会,唯有除掉摄政王,瑾耀哥哥才能亲政,不再被摄政王所胁迫。

  「你骗我!」乐瑶看到手捧白绫而来的嬷嬷,想要挣脱,可是已经受刑被打的体无完肤的她,哪里挣脱得开这些粗使嬷嬷的钳制。

  「我要见瑾耀哥哥!」

  他明明答应自己,只要她在摄政王的药食内下毒,事成之后,他就会娶自己为后。

  乐妍笑颜如花,满眸讥讽,「乐瑶阿乐瑶,满京都的人都说你才情斐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才女,可怎么死到临头,都还想不明白呢?」

  「谨耀哥哥从头至尾喜欢的人就是我,对你……不过是利用罢了,谁让你是摄政王的冲喜娘子呢?」

  「哼!」乐妍看着两眼已经翻白的乐瑶,冷哼一声,「两母女都一样的蠢,活该成为我与母亲的垫脚石。」

  乐妍盯着已经被白绫绞死,断了气的乐瑶,满眼嫌弃,「处理干净。」

  「轰隆隆!」震天的雷声传入耳内,乐瑶骤然睁眼,下意识的伸手覆上自己的脖颈,完好无损,没有断。

  声光交织的电闪雷鸣,她将整个脑袋都埋进被子内,她最怕打雷。

  「别怕!」

  耳畔传来一道熟悉的清冷嗓音,乐瑶心底闪过一个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自己回到了从前?

  不确定的将脑袋透出来,看到站在自己床畔面庞苍白消瘦的少年,满眼惊愕。

  少年似是误会了她明亮杏眼内透出的害怕情绪,眼内带着丝丝无奈,将她按回床上,替她盖好被子,靠在床侧,「睡吧,我在这守着。」

  裹紧锦被的乐瑶彻底懵了。

  她真的重生了!

  回到自己初到摄政王府时!

  「云哲……哥哥……」

  此时的上官云哲还不是未来令京都人人闻风丧胆、杀人如麻的摄政王。

  先帝还在位,上官瑾耀也还未登基。

  「恩。」

  上官云哲眉宇间带着丝丝虚弱与疲倦,他大病初愈,身子骨还未恢复,「快睡。」

  乐瑶伸手握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过往的一幕幕如走马灯一般的在脑海中盘桓。

  是她有眼无珠,错把坏人当好人,将摄政王一片真心踩在地上,一次次伤害他。

  明明每一次她闯祸惹事替她善后的都是他,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难堪。

  泪无声的落下,她真的好悔!

  上官云哲对冲喜一事,素来不信。

  要不是母妃趁他昏迷之时,一意孤行,也不会让这么小的娘子离家,孤身守着自己。

  更别提这小娘子还是首辅家的千金,想来平日里在家定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备受宠爱。

  「别哭,明日我就让人送你回家。」

  上官云哲还以为乐瑶是因为害怕打雷想家才哭。

  「不!」

  乐瑶抬眸,泪眼朦胧的望向靠在床侧的上官云哲。

  「云哲哥哥,别赶我走,我想留在王府。」

  冲喜娘子,顾名思义,就是家中有人病重时,用办理喜事来驱除所谓作祟的邪气,希望病人转危为安。

  过往的冲喜娘子,若是男方病故,往往就要终身守寡。

  但南安国历代国主都施行「仁政」,他们体恤百姓,知晓无法杜绝「冲喜」的行为,便规定,冲喜娘子在男方病故后,可自行选择归家亦或是守寡,当然,男方若是痊愈后,冲喜娘子亦可选择归家亦或是留在男方家中,但是他们并不一定要完婚。

  不管冲喜娘子如何选择,男方都要礼待她。

  这一次乐瑶选择留在上官云哲的身边,要守着他、护着他,让他不再被奸人所害!

  她更要在上官云哲身边好好长大!

  父亲、上官瑾耀、乐妍,你们等著!

  你们加之吾身的痛苦与罪恶,我会一一向你们讨回!

  上官云哲深邃的黑眸内闪过一丝错愕。

  此前,眼前的小姑娘一直哭着要回首辅府,可母妃担心他的身体,非让这小姑娘在府内住满七七四十九天,才肯让她回去。

  怎么一晚上的时间,小姑娘就突然改变心意了呢?

  「好。」对于上官云哲而言,府内多一个小姑娘和少一个少姑娘并无任何区别,他虽不喜冲喜娘子一事,但自己的身子确实是因为小姑娘才恢复。

  他不是那有恩不报者。

  暴雨过后的清晨,天空格外的干净。

  乐瑶睁开眼,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上官云哲的怀内,丝丝羞赧爬上她的双颊。

  她也不知道昨天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记得自己以雷声为借口,抱着摄政王哭了好久好久,将心底过往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在他的怀内哭尽。

  昨夜真的丢死了个人。

  轻手轻脚的越过还在熟睡的上官云哲,下床,推开房门,唤下人来伺候她洗漱。

  怀中人儿一动,上官云哲就醒了,他昨夜才发现一个人居然能哭的这般伤心难过,也不知道怀里的小姑娘是怎么了,只能任由她在自己怀中哭泣。

  他原想等七七四十九天后,备下重礼,亲自送小姑娘归家,向首辅大人至谢,可如今,他改变主意了。

  他倒要看看这首辅府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居然逼的一个小姑娘哭的如此伤心难遏!

作者有话说:

新书来袭!还请大家多多宠爱!

章节评论(66)

点击加载下一章

娇宠贵妻

加入书架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