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老狐狸

12.12%

第12章 老狐狸

  这一夜,假侍卫「暗十七」,不得不怀揣著种种疑虑睡下。

  翻来覆去,过了子时才好不容易合上眼,睡得也并不安稳。

  寅时刚过,祁盛便醒了。

  他推开窗,窗外天还未亮,但星辰已经渐渐散去,只剩下疏疏朗朗的几颗零星星子挂在月亮边上。

  就好像,星星们也知道,白日将至,月亮这点惨淡的光芒即将被太阳灼烧泯灭一般,于是都急急忙忙地先一步离开了月亮,各自讨前程去了。

  「没意思。」祁盛想。

  清晨的冷风吹过,呛得他咳了两声。

  随后,祁盛忽然感觉肩头一沉。

  他侧头才发现,暗七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从房梁上落下来,正在恭敬地为他披上外袍。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子时便回来了。」暗七低声回答:「属下在丞相府转了一圈,偷听了些话……关于那位卫柳小姐的……」

  「说说看。」祁盛转身坐下,端了杯茶要喝,发现茶水已经冷了。

  暗七接走他手中的凉茶泼进了花盆里,取了屋外门口炉子上一直暖著的一壶水,重新沏了一杯,递到祁盛手边。

  然后,他才缓缓递对祁盛讲他听到的事儿:

  「陛下赐婚旨意下来之后,丞相卫钧带着旨意回府路上,想去点心铺买些芙蓉糕给他家夫人和小姐吃,却在糕点铺子见到了卫柳。」

  「卫柳长得,太像丞相夫人了。卫钧当时便起心打听,发觉都是姓卫,自然觉得有缘分,便邀请卫姑娘去府上做客。」

  「不想卫姑娘前脚进了丞相府的大门,后脚府里就有一个老嬷嬷吓晕了,救醒以后就哭着认罪。」

  「老嬷嬷是卫锦小姐的奶娘,说她当初带着刚周岁的卫锦小姐出门看花灯,不小心把小姐弄丢了。」

  「因为怕主家怪罪,她就从收留孤儿弃婴的育婴堂回来——反正一岁的孩子都粉雕玉琢的,看不大出来区别。」

  「所以,如今的卫锦小姐,只是奶娘从外面抱回来的孤儿。这个卫柳,才是当年的卫锦,丞相府里的正牌千金。」

  「奶娘心里有鬼,见到卫丞相领了与夫人如此相近面容的年轻姑娘回来,又看到卫柳眼下有一颗自幼就在的小痣,以为是东窗事发,全都坦白了。」

  「卫丞相便把卫姑娘留了下来,要她认祖归宗。」

  暗七一句一句地讲,祁盛的眉头一点一点皱起来。

  「有这么凑巧的事吗?」祁盛质疑道:「除了面容相像,还有那颗痣,还有其他证据吗?面容相像这一条也不十分准,卫夫人是一品诰命,我是见过的,可不记得她有卫柳这般的花容月貌。」

  暗七答:「卫丞相也探问过卫柳的身世,她自述是个孤儿,被人遗弃在大柳村的树下,被一个姓卫的孤寡老头子收养。她无父无母没有亲眷,听说丞相是她生父,高兴得什么一样,立刻就认了爹爹。府里的主子们都认了这身世,哪里还会有人去质疑?下人们议论起来,也只是说……」

  「说什么?」祁盛追问。

  「说卫锦小姐可怜,猛然从嫡出千金变成了养女,还被抢了婚事。」

  「抢了婚事?」

  「下人们说,卫锦小姐对殿下一往情深,是要嫁的,当初特意去找陛下要了赐婚旨意就是怕殿下同她退婚。结果不知卫柳怎样听说了,大哭大闹,非说她才是真千金,这自幼定下的婚事也该是她的,硬要抢走,气得卫夫人和卫锦小姐都生了重病,两人至今还起不来床。」

  祁盛的手指尖敲在座椅的扶手上,若有所思。

  暗七顿一顿,又说道:「属下只是复述自己听到的,但属下觉得……」

  「别吞吞吐吐的,你觉得什么,直说就好。」祁盛命令。

  「属下觉得,这些不是真的。」暗七说。

  「为何?」

  暗七没答话,反而跪下了。

  祁盛低头看看他,纳闷地问:「你跪下做什么?」

  暗七抿抿唇,有点艰难地说:「请殿下赐罪,属下脑子里的想法,有些大不敬。」

  祁盛有点好笑地勾了下唇:「我什么时候为你说话罚过你?恕你无罪,说吧!」

  「若卫柳小姐真的是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卫丞相对她愧疚且宠爱到可以纵容她气病夫人和养妹的地步,那么卫丞相绝不会把她嫁给……嫁给……」暗七说不下去了,倏而低下头去,语音里竟然多了点哽咽的味道。

  祁盛看暗七这样一副可怜的模样,不由叹了一口气。

  暗七顾念主仆之情说不出口,祁盛替他来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卫丞相知道我被废内幕,也知道我如今已经是个数着日子等死的人。」

  「嫁给我,等同于日后要做寡妇的。真是疼爱的女儿,寻回来的掌上明珠的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样对待。」

  「更何况,我今日同卫柳聊了几句。」祁盛想想,一笑,才又接着说:「不止几句,聊了挺多。」

  「卫柳言语之间对我这个废太子可没有半点好感,字字句句都是骂我渣男逼嫁强娶之类的。」

  「想来,卫丞相这个老狐狸是两边骗人。」

  不知道卫柳都说了些什么的暗七抬起头,有些惊愕地「两边骗人?」

  「是啊,骗卫柳说是我非要娶她,然后再来骗我说卫柳非要嫁我。」

  「如此一来,他这个当爹的可以告诉父皇他没有欺君,圣旨要他嫁嫡女,他嫁得便是嫡女。」

  「还可以告诉朝中那些一言不合就挑理的谏臣们他可没有嫌贫爱富,而是割爱嫁了掌上明珠给我这个失势的废太子。」

  「还保下了卫锦这个京城第一美女——即使让她失了所谓『嫡女』的身份,但又如何呢?养女只要是在正妻名下,出嫁不比嫡女差多少,保管一样能让媒人踩烂他家的门槛。」

  「算清楚了什么人不能惹,什么名声必须保,而什么人可以舍弃给我这个废物当妻子……」

  「这老狐狸啊,真的是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对不对?」祁盛说著说著,自己都有些开始佩服起卫钧这般缜密的布局了。

  然而暗七却冷声打断了祁盛的话,声音急促到连主仆尊卑都顾不上了:「不,不对!」

作者有话说:

猜猜祁盛说的哪里不对?

P.s.今天联系编辑,修正了「够vs搆」,「钟vs钟」这些繁简翻译导致的小虫子,希望可以让大家都读得更顺一些。感谢捉虫的亲亲们,么么哒

***小剧场-在丞相府听墙角的暗七***

厨娘:今日锦小姐还是不肯吃饭吗?

丫鬟:小姐她冷不丁从嫡出小姐变成了养女,还被抢了婚事,心都要碎了,哪里有心情吃饭?

厨娘:唉,找回来的柳小姐实在是太霸道了,而且目光也太短浅了,连这样的婚事都要抢?

丫鬟:可不是嘛,听说丞相老爷苦口婆心地劝她,还把她软禁在房里不让她出门,就想让她冷静冷静。

厨娘:然后呢?

丫鬟:然后她还是哭闹著非嫁不可。

(丫鬟内心OS:小姐和老爷让我散布消息的任务圆满完成√,可信度够了吧!)

(暗七内心OS:这么容易就听到了,肯定是故意往外说给人听的假消息,当我傻呢!)

章节评论(14)

点击加载下一章

替嫁医妃要休夫

加入书架
书籍详情 我的书架 我的书屋 返回首页